Recruit.com.hk
Home > Market News > Interview > Otto, Eric @ EO2 路,從來不易走

Otto, Eric @ EO2 路,從來不易走

查看圖片
不計較付出去等待夢想實現的一天,Otto說自己很「戇居」,不過,他就是期望夢想成真的一刻。
查看圖片
不計較付出去等待夢想實現的一天,Otto說自己很「戇居」,不過,他就是期望夢想成真的一刻。
訪問EO2的成員王志安(Otto)和謝凱榮(Eric),過程有著太多太多笑料,也有點點無奈。很想知道世上還有幾個人仍然做著事業一帆風順的夢,不是說每個人的事業不可能一帆風順,只是人生本來就有高低起跌,事業又豈能逃過命運呢?一隊跳舞組合入行12年,從起初以跳舞作為事業的全部,到今日視又唱又跳為事業的其中一部分,是一個無可奈何卻明智的選擇,當人力不夠與老天爭一日之長短時,就要讓步。

柳暗花明又一村,原來事業可分幾條路走,這對難兄難弟由演藝界進軍至飲食界,開設「糖兄弟」,事業版圖向外伸延,不過,中心點依然是跳舞。

甜品像是女生的專利,嚷著要吃甜品的多是女生,至於甜品店內的男生,不是員工就是陪女友吃甜品的男友,眼前的Otto和Eric自言不是甜品粉絲,然而當日朋友的一句:「本小利大」,促成「糖兄弟」的誕生,Otto說:「甜品製作成本不高,但所需要的心思實在很多很多。」

有心研究成專家
首次進軍飲食界,他們足足花了1年時間來「偷師」,經過一輪資料搜集、地區分析、店舖選址、甜品種類研究後,他們都成了專家。

Otto說:「店舖開業前1年,我們走遍元朗到尖沙咀,再到觀塘區的大大小小甜品店,研究不同甜品的味道,又研究各區甜品的特點及顧客要求,做了很多paper work。近年台灣飲食文化對香港甜品趨勢的影響很大,為此,我們派師傅到台灣學習及購入專做綿綿冰的機器,就是專門的機器才能做到好味的綿綿冰。」一派專家口吻。

甜品店位於太子區,他們特意選擇在一個泊車方便的西洋菜北街開店,加上臨近太子港鐵站,再加上接近太子酒吧街這個地標,不但為顧客帶來便利,也使生意長做長有,這就是經過多番研究後的成果。

合家歡甜品店
Caf專為偷得浮生半日閒的顧客而設,而甜品店多以加快客流量為原則,桌面細而窄、沒背椅加上狹窄通道,令人邊吃甜品邊與陌生人背靠背,然而以磚紅及綠色為主調的「糖兄弟」,四周掛上電影海報,座位不多,桌面闊而椅子有背,Eric說雖然這個做法與商業運作原則背道而馳,不過他們就特意在這個密封城市營造出一個休閒的空間。
還以為甜品店以年輕顧客為目標,但見餐牌上有傳統中式糖水,如腰果糊、合桃糊等,也有最受年輕人歡迎的「大路」甜品,就如今年夏天重點推介的綿綿冰、芒果腸粉及白酒果凍。Otto說:「說到做綿綿冰、芒果類等甜品,『糖兄弟』並非做得最出色的一家,不過我們勝在甜品種類廣泛,由3歲至80歲的顧客都可以滿足得到。」

明星效應後的蛻變
創業說易行難,經過年半創業經驗,Eric說自己賺了很多經驗。「創業是否成功基於很多因素,最重要當然是產品品質,其次就是環境、宣傳、裝修等因素的配合才能吸引到別人注意。就如當藝人,除了個人才華外,還要配合形象、公司宣傳、市場趨勢等因素的配合才有機會大紅大紫,而現階段的『糖兄弟』正處於累積經驗的階段,朋友和顧客的意見都有助我們改善甜品的質素,我們於這段日子賺了很多寶貴經驗。」

由1月底開幕至今已有半年,起初為明星效應來捧場的客人有6、7成,效應過去了隨即進入實力期,Otto說:「創業難,守業更難,就如當藝人,初出道時,大家的焦點都集中在自己身上,日子過得多姿多采;過了新人階段,唱片和表演都要尋求創新與突破,要為fans帶來驚喜,鞏固自己的實力,這都是很不容易的。所以我們的甜品一定要保持著好品質,再在包裝上『雕花』,才能持續地吸引顧客來光顧。」這兩兄弟滿腦子都是創新念頭,說未來店舖會推出特式午餐,又說計劃與年輕創意人合作,將他們的創意畫作掛在店壁上展覽,將店舖變成創意空間。

配角走前當主角
來自跳舞組合EO2的Otto和Eric,與其餘2位成員Eddie和Osman出身自TVB舞蹈藝員,有見當年樂壇沒有男子跳舞組合,遂於99年簽約經理人,開始以EO2之名作公開演出,及至02年推出唱片《魅力移動》及《我知道》,成為當年的新人組合。

談到往事,Otto說自己起初在TVB的1年,每天早出晚歸,跟著家人朋友說整年都看不到他的蹤影,懷疑他是不是真的當舞蹈藝員,事關舞蹈藝員都踏在歌手背後伴舞。「我媽眼力不夠,有時我在電視出現了一秒,她就是看不到,沒辦法了!哈哈!」就是這個原因,令這4個年輕人立志由舞台配角變成主角。「那時候我們還以為自己有著宏大的理想,豈料當了歌手,收入遠比當舞蹈藝員時少,這真是一份自己帶錢來打工的職業啊!」

三上數落的命運
本來輕輕鬆鬆地對談,不過當談及EO2的命途時,他們的搞笑本領似乎遮掩不住那份命運造成的無奈。Eric說EO2的發展可歸納出3個轉捩點:一是初出道時,幾首派台歌都得到媒體熱播,並獲多個新人獎項;二是在06年奪得商台吒頒獎禮的組合銅獎,獲得公眾的認同;三是08年開了《LadiesNite 演唱會》,總算完成作為歌手的目標。

政治人物有三上三落,而EO2卻有三上而不知多少次落,問題在於每次勢頭都未能承接下去。Otto說:「我覺得在這行要成功就要有9分運氣加1分專業,我們已將專業部分做到0.8分,卻未能取得完美的1分,只有責怪自己未夠勤力。」他說一隊組合要做到最好,就要4人同時間表現好,只要偶然有一個表現不理想的話,機會都會流走。「我承認,這10年以來EO2曾經把握到一些機會,也曾錯失過不少機會,就算把握到機會,我們又沒有好好珍惜,讓機會白白流走。」

饑餓猛虎
回想起那兩場演唱會,Eric說當日的EO2就如饑餓了很久的猛虎一樣,到美國習舞,又努力地綵排,務求在台上作出最淋漓盡致的演出。

反而在開演唱會前的3年,Otto說那個年頭的EO2不像猛虎,而似荔園動物園裡那隻沒精打采的老虎。「我也不曉得公司為何對EO2仍然有信心,當聽到開演唱會這個好消息後,我們這群老虎再度凶猛起來。」可是,那次火焰並沒有其他工作承接下去,幾隻老虎只好又退隱起來。「究竟是公司、市場,還是我們4個人出現問題呢?我真的不知道,只知心目中都有一團火,然而沒有其他資源可以配合得到。」

事業分幾條路走
人生有幾多個10年?10年經驗令EO2明白到命運所安排的處境似乎改變不了,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自行調節心情,讓自己有動力繼續走下去。接著,4人事業開始分頭走,如拍電影、電視劇、Eric教孩子跳舞、Otto參與《超級無敵獎門人》節目主持、Otto和Eric開設甜品店等,各自修行,等待再次踏上台上獻藝的機會。

Otto語重心長地說了句:「每個人都要做其他事來令自己有機會做到最想做的事。」世事都是觀點與角度問題而已,想法正面些,連帶生活都快樂些。
當日,他們曾幻想EO2會像SMAP一樣,成為日本的國寶,這個夢想似乎要落空了,現階段的EO2有甚麼目標呢?Otto說:「我們希望EO2變成地標,期望有朝一日,EO2能1年365日都在theatre表演,就如澳洲踢躂舞團《踢踏狗》一樣,吸引到世界各地的觀眾來港欣賞。」雖說只要有夢想,凡事可成真,可是要有天時地利人和的因素互相配合,實在不容易,特別是香港。

想了想,他又說下一個目標應該是終極舞台──紅館。「這可能是3、5、7年後的事,又或者下一次EO2的演唱會可能在50歲時發生。」如果到時有幸見到這4個50歲的中年大漢大跳勁舞,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E & O
EO2,樂壇上一隊跳舞組合,由於兩名成員Eddie及Eric的名字以E開頭,另外兩名成員Otto及Osman的名字以O開頭,因而取名為EO2。自99年入行以來推出多張唱片,並於02年奪得多個新人組合獎項,包括第25屆十大中文金曲最有前途新人組合獎金獎等,其中《Kiss Kiss》、《大搖大擺》等都成為熱播歌曲。歌唱事業外,他們也參與多部電影、電視劇演出,曾任森美小儀歌劇團《早安啊!曼克頓》之演員兼舞蹈總監等,其中Otto和Eric今年與朋友合資開設「糖兄弟」。
sex crime stories solveit.openjive.com short stories adult breastfeeding husband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