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ruit.com.hk Recruit.com.hk
Home > Market News > Interview > SiS 樂印姊妹 音樂無處不在

SiS 樂印姊妹 音樂無處不在

查看圖片
兩姊妹期望暑假參加校園騷,散播正能量之餘,也收集學生想法,作為日後創作的靈感,她們的音樂從來都不離地。
查看圖片
駱胤樺的夢想是成為音樂老師,故此她努力考入香港大學修讀音樂。音樂知識現在都應用於創作上。
查看圖片
從小喜歡閱讀,駱胤鳴說早前出書,連出版社編輯都驚訝她們年紀雖小卻懂得「寫字」(意即文筆好)。
查看圖片
SiS樂印姊妹早前推出BCD,即Book+CD,兩姊妹以不同角度解讀每首歌,家姐筆觸溫文爾雅,細妹活用網絡潮語,完全反映出兩人的性格特點。
1
2

這是一對充滿熱血的姊妹,
她們為音樂而生,從不空談夢想;
她們正能量爆燈,相信以音樂影響生命;
她們能寫能唱,讓靈感建築起專屬的音樂世界;
她們是SiS樂印姊妹。
年紀相隔2年,樣子出奇地相似,性格卻是南轅北轍,
姐姐文靜,沉默寡言;妹妹活潑,口若懸河。
二人同樣愛音樂,同樣堅信有夢就要力追!
   

圖書館的CD
這個由家姐駱胤樺和細妹駱胤鳴組成的唱作組合,自2014年出道以來推出了多首談夢想的歌,奪得多個新組合獎,包括「叱樂壇生力軍」金獎等,每次見到她們拿著吉他、樂器開心自彈自唱,對音樂的熱愛溢於言表。

你們有多愛音樂?
鳴:簡直是borne in blood!雖然不是來自音樂世家,但感覺與生俱來就喜歡音樂,家姐愛古典音樂,而我喜歡聽J-Pop。
樺:我們從小一起jam歌,讀幼稚園時天天拿著音樂書來唱,媽媽常說我們嘈嘈閉;中學時天天翻開詩集來唱詩歌,可能翻開次數太多,連詩集也給我們揭爛了。

何時發現自己唱歌好聽呢?
樺:第一個讚我唱歌好聽的人是小學4年級的音樂老師,當時音樂科考試,人人都要站出來唱歌,大部分同學都唱得很細聲,而我就不自覺地唱得大大聲,就跟平時在家唱歌一樣,後來老師推薦我參加校際歌唱比賽,那時才發現別人覺得我唱歌好聽。

因為參賽而開始聲樂訓練嗎?
樺:是呀,後來跟了聲樂老師學唱歌。我一直很感激小學音樂老師,她後來變成我的鋼琴老師,讓我知道一定要吸收不同的音樂元素才可以擴闊自己的音樂世界。還記得當時零用錢不多,又未有youtube,我不時到公共圖書館借CD,每次最多借6隻,有古典音樂、交響樂、流行曲,就是靠這個方法來接觸各類型的音樂。

細妹呢?當年也跟家姐一起借CD嗎?
鳴:當家姐到圖書館借CD時,我就借金庸小說。
樺:她小學已看完所有金庸小說了,我到中學才看完呢。
鳴:我讀書時較專注玩運動。
樺:是呀,她中一已考到空手道黑帶了。(全場愕然!)
鳴:哈哈!考完黑帶後,我又開始打籃球,沒再玩空手道了。

來自黑洞的靈感
幾年前,細妹因參加首屆《超級巨聲》入行,後來想找一個partner,自然想到跟自己jam歌長大的家姐。

以音樂發放正能量是你們的目標嗎?
鳴:音樂容易感染別人,當我們將生活態度及正能量注入歌曲裡,或多或少可為聽眾帶來正面的影響。我們寫了一首《晚安歌》送給已離世的太婆,表面上這是一首帶點傷感的歌曲,不過內容卻寫下過去與太婆相處的快樂時光,希望喚起大家要珍惜眼前人。後來有位男聽眾說媽媽因急病離世,每次聽到這首歌都禁不住流淚,慢慢地他也改變了想法,很珍惜與爸爸相處的時間,對爸爸比以前更好。透過音樂影響到生命就是我們的目標。
樺:早前推出的《新世界》、《謝謝你》同樣收到不少聽眾的感動留言,讀到他們的真實故事,感覺我們的音樂真的能夠打動他們的心。

聞說《謝謝你》是細妹回家見到家姐忽發奇想之作,你們的創作靈感真的如此源源不絕嗎?
鳴:怎麼說,有時洗澡或跑步都有靈感,如《新世界》是我讀完霍金的黑洞論後有感而發寫了一首曲,接著跑步時腦海不斷浮現歌詞,於是我邊跑步邊用手機將歌詞記下來,後來才發現不知不覺間跑了5公里!我不是完全明白黑洞論,而是欣賞霍金在提出黑洞論後,窮一生精力來研究,然後又推翻了黑洞論,這令我明白到一個人要不斷超越自己,才能找到屬於自己的新世界。
樺:細妹的創作量很驚人,我想她從中學開始創作,電腦內已儲存了超過400首歌的demo。
鳴:我中學時自學吉他,主要學Beyond的歌,後來發現自己聲線跟《海闊天空》不太夾,於是開始寫歌, 方便自己邊彈邊唱。

你們喜歡跟別人分享想法嗎?
鳴:我很喜歡說話和寫字,覺得語言表達有助思路更加清晰。
樺:是呀,別人在instagram留言都是1、2句,而她卻寫一大篇文出來!

姊妹的真心話
以親姊妹身分闖樂壇的唱作組合少之又少,人們都認為好朋友一起發展事業已經不容易,更何況是感情要好的親姊妹。

兩姊妹結伴發展事業,有甚麼好處和壞處呢?
鳴:好處是壓力沒那麼大。一個人在台上出錯的話,就要獨自承擔,當兩個人站在台上而其中一個出錯,大家也分不清誰出錯呢!哈哈!這反而令我更加安心去表演。至於壞處就是家姐永遠都會第一時間找到我出錯的地方,我們不時為了小事而爭吵,卻未曾因大事而吵架!
樺:每次爭吵,隔一陣就無事了。
鳴:當然,見到對方做得好時,我們都會互相讚賞的。
樺:這就是兩姊妹的好處,不管是讚是彈,大家一定會講真心話。

在這條音樂路上,想走幾遠呢?
鳴:一生一世吧!
樺:即使有朝一日老到唱不到歌,我們都會繼續創作和演奏。
鳴:音樂是無處不在的!

Text:田佩芬
Photo:Hei
Makeup:Rita leung
Wardrobe:toutacoup@i.t
Venue:如心艾朗酒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