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ruit.com.hk Recruit.com.hk
Home > Market News > Industry > 鄭致平 事業人生 熱情創新

鄭致平 事業人生 熱情創新

查看圖片
前中央紗廠董事總經理鄭致平
查看圖片
鄭致平的創新思維與作風,套用在今天也能走在時代尖端。
查看圖片
鄭致平身後的照片,是理大用創新技術以布料織製而成的紀念品。

新與舊,過氣與潮流,向來是二律背反的必然對立。然而在對立的背後,卻也暗藏共同的特質。紡紗業,在香港曾盛極一時,惟敵不過時代巨輪的急速滾動,早已成為歷史。當年行內有一先驅,他對行業的熱情與投入,他大膽創新力求進步的作風與精神,即使在今天仍覺超前。

曾幾何時,紡紗業是香港經濟的重要命脈,養活了許多「新移民」,也提振了香港的經濟發展。曾在香港中央紡織有限公司(下簡稱中央紗廠)工作逾半個世紀直至公司結業的鄭致平,不但見證了一個行業的興衰,更是行內舉足輕重的代表人物。說他是代表人物,是他一直帶領著這個行業的技術發展,不斷開創先河,同行要引進新技術,均以他馬首是瞻。

能夠在一間公司工作超過50年,直至退休後仍散發著一股對行業的熱情,今天看來,似是遙不可及的事,但對鄭致平來說,卻是理所當然。「當然要熱愛你的工作才會有動力走下去,我至今仍留意這行業在世界的發展,對我來說,這已不只是一份工作,而是人生的一部分。只要做得開心,有發揮的機會,50年算不了甚麼。」鄭致平笑著說。

50年代負笈日本
鄭致平生於上海,1948隨父來港,在香港培僑中學畢業。第一份工在一間布廠當練習生。「那時的織布機仍很落後,全人手操作,生產速度相當慢。」好學的他為求上進,工餘閱讀大量紡織書籍自修,但這滿足不到他求學的欲望,工作一年後決定負笈日本,入讀京都工藝纖維大學,修讀紡織課程。「選擇到日本升學有幾個原因,一來自己底子不好,最初到日本雖然也不懂日語,但可以看得通漢字;最重要是日本在紡織技術方面相當先進,而且學費便宜。」在日本留學4 年,鄭致平除了學得一身本領,還認識了許多後來在工作上給他不少助力的同學。

1959年學成回港,在舊僱主的介紹下,鄭致平加入了中央紗廠,負責品質管理工作。「那時全公司只有兩個大學生,一個是我,另一個是上海大學畢業的工程師。但大學生不代表有優待,做錯事仍會給廠長大罵。當時的廠長在行內很有分量,人人畀面三分,他做事出名要求極高,火氣也高,稍有出錯便要開火,但這也讓我成長得更快,學到更多。後來老闆常揶揄我經常責備下屬,或許多少也受到他影響吧。」眼前一臉慈祥的鄭致平,很難想像他罵人的模樣。

別人不做  我來做
由於他對紡紗技術及機械操作都有相當認識,因此很快便有機會跟廠長出席行內工務會議,逐步了解行業趨勢及整體發展。到後來有機會代表公司到國外出席大型行業機械展覽,觀摩同業最先進技術,讓他擴闊了眼界,開始著手改良廠內機器設備,研發新布種和棉紗。

鄭致平說,改裝的好處是省錢和最符合自己的要求,有時買台新機回來也達不到你要的效果,那倒不如自己研究改裝。其他人會按機器的功能生產,這便局限了產品品質。「我改機不是為改而改,當我想提高產品質素或研發新產品而機器未能配合,便會想辦法解決。」說著時仍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

經他改裝的機械設備,小至一部噴霧機,大至要改動廠房結構以配合全組機器,只要關乎品質與產能,他都不會坐視不理,即使在最順境之時,也不忘突破創新。「別小看一部噴霧機,舊式機噴出來的不是霧,是水點,效果並不好;後來我改用氣泵做噴頭,效果改善了,但耗電量極高;於是再研究,最後用水泵,即用水加壓噴發,效果好而用電量大減。其實只須小小改動,很多設備都可以改良,不做的話便原地踏步,永遠沒有進步。我接受不到,有問題便要解決,別人不做我來做。」

鄭致平坦言,多年來遇到問題都是自己解決,從來沒有師傅。「會教我的就只有購買機器時從外地來跟進的工程師,他們有來自英國、德國、日本、瑞士,都是最先進的機械設備生產商,每次見到他們我都會問得好深入仔細,知道了原理他日有需要便懂得改裝。」鄭致平的改裝技術行內知名,到後來許多大型紡紗機製造商推出新機,都會特地找他試用,按他的意見加以改良。在行內人眼中,他會大量引入的設備,都是最先進實用的,其他大廠也會添置。

高薪厚祿不及老闆開明
行業最興旺時,紗廠之間經常互相挖角,鄭致平當然不例外成為挖角對象,但無論對方開出多優厚的條件,他始終不為所動。「我初加入時那位廠長後來也自立門戶,很多人都離開了。我選擇留下的原因,不是這裡人工特別高,而是自由度大,可以讓我嘗試新技術新意念。去到其他公司,老闆可能只看訂單,維持穩定生產,不會給我研發改良的空間。」

有好的員工也要有好的老闆,鄭致平決意留在中央紗廠,正是因為有個好老闆。「中央紗廠歷經三代經營,創辦人吳文政先生白手興家,做事嚴謹,很有魄力,作風則比較保守。第二代吳中豪先生約在1967年接手,他是留學英國的機械工程師,作風開明,在他的領導下,我得以四出參觀紡織機械的國際展覽會,接觸最先進的技術,開始引進最新型的紡紗機械設備,以及容我自行研發改良,若非他有這種胸襟,相信我也沒這麼多嘗試的機會。」

自1990年出任董事總經理的鄭致平笑言,他管理工廠有一個宗旨,就是紗廠一定要賺錢,讓老闆可以放心。「其實打工之道,就是要快老闆一步,讓他感到滿意;如果你行得比他慢,事事要他提點,那就被動了,他提出的要求往往比你自己想到的方法難做。」

經典作   橡筋紗
要數鄭致平的代表作,不得不提1990年代推出的橡筋紗。當時他從一位日本的舊同學手中看到一種有彈性的燈芯絨布料,回去多次嘗試也做不到,於是他四出走訪日本廠房,了解製作橡筋紗的原理。「日本的企業並不開放,很多先進技術不會讓外人參觀,我是透過舊同學的關係才能夠一窺究竟,其實當年留學日本認識的一班舊同學,對我的工作有很大助力,因他們很多已成為行內大企業的高層,我們之間的交流比一般行家深入和密切,由於是老朋友,行事起來也較方便,讓我對很多新技術了解得更快更多。」

但橡筋紗牽涉的過程相當複雜,即使他掌握到製作竅門,引入了新機器,也要經過多次嘗試改良才能成功大量生產。後來推出彈性牛仔布料,成為全港首間能製造橡筋紗的紗廠,雄霸市場。其他同業爭相效法但不得要領,甚至派人前來偷師,成為一時佳話。

完成歷史使命
筆者本以為中央紡廠特別設有研發部門,始能不斷改良技術,事實不然。「沒有研發部,研發部就是我,但有工程師幫手,說到底是團隊合作,我提出意念,大家共同研究,每次成功改良技術解決問題,我們都很開心很有滿足感,所以是大家的功勞,團結才不會被淘汰。」

開明管治,勇於創新,大膽嘗試,團隊精神,種種成功的原因,卻也敵不過社會發展和市場環境的改變。中央紗廠到2005年第三代吳柏年接手經營時,這個行業已瀕臨被淘汰邊緣。「其實每個行業興衰有時,今日很興旺的行業,他日也有式微的一天。香港紡紗業進入21世紀可說已完成歷任務,香港的生產成本實在太高,甚至連內地廠房也敵不過第三世界國家的低廉成本,加上環保概念興起,漂染業亦不容於市,紡紗工業已無立足之地。」中央紗廠2013年結業時,行內只剩一間紡紗公司苟延殘喘。

「其實吳柏年先生也銳意加強與學界合作研發新產品,盡最後努力為行業作出貢獻。」鄭致平最後一個傑作便是與香港理工大學合作,那是來自創新科技處的項目,理工大學發明了一種新紡紗技術,但因太複雜無人敢用。「這技術是成功的,只是不利於大量生產,於是我嘗試作出改良,最終研製成功,在市場找到買家採用,為此理大還給我一個榮譽教授的名銜呢!」鄭致平笑著說。

同事眼中的鄭致平
常被老闆揶揄愛罵人的鄭致平,在同事眼中,則是正直不阿、處事公平公直的管理人。曾與他共事超過二十載的何先生表示,同事們都很佩服和尊敬他,他雖然嚴厲,但不會胡亂罵人,而是對工作要求高。尤其他不停研發新產品和改良生產線,更顯出他對這個行業的熱情和投入,可說是行內表表者,能與他共事實與有榮焉。

寄語後進
或許你覺得我這把年紀已經與時代脫節,但有些做人做事原則永遠不會過時。記著,有意見可以提出,有想法應該嘗試,別未試就說不行。創新事物從來不會未試就成功,若你不踏出第一步,永遠不會成功;但要切記未成功前不要勉強推行,嘗試要有轉圜餘地,不行便改變方向步伐,別輕易放棄,再三嘗試,總有成功的一天。

Text:鄧孟聰
Photo:Eddie I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