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ruit.com.hk
Home > Market News > Industry > 程介明 自強、自學、自信

程介明 自強、自學、自信

查看圖片
程介明,香港大學榮休教授、教育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查看圖片
程介明擔任一丹獎國際顧問委員會召集人,為獎項發展出謀獻策。一丹獎為全球教育獎項,以表揚出色教育家。

教育重點在於學,21世紀重要技能是「學會學習」,尤其就業市場正在變天,年輕人須自強、自學、自信,方能在亂世中求存求成。香港大學榮休教授、教育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程介明曾任學生宿舍舍監多年,有三句格言有別傳統教條。其中一句是:The best learning earns no credit,最好的學習是不計分數,衝出課室體驗人生勝讀萬卷書,終身受用。

程介明對事業很專一,從自幼讀書識字開始便愛上學校這地方。「太太打趣說,我從4歲起便無離開過學校,一份工做這麼久沒轉過行,有點奇怪。」在這熟悉的環境,他經歷幾許變遷,小時求學轉了許多個彎。「直至入大學前,我讀過7間學校,天主教、基督教、孔教、左派學校,通通讀過。」程介明生於內地,小時隨家人來港,父親在銀行工作,後來做出入口生意,但韓戰爆發影響貿易蕭條,父親公司倒閉,一家人大屋搬細屋,他亦頻頻轉校。

科學家與教育家
雖然學校不停換,但沒影響成績,他憑努力考進香港大學,主修物理數學。他說當年大學選科有點誤打誤撞,沒經生涯規劃。「小學二年級時,老師摸著我的頭說:程介明啊,你數學成績這麼好,日後要當科學家呢 !從此當科學家的念頭印在腦海,所以選理科。」
大學畢業後沒搞科研,而是投身教育,26歲當中學校長,一做9年。之後他與幾位教師創辦私立學校培元英文書院,為基層學生提供中學教育。後因區內官立學校相繼落成,升學機會增多,書院營辦9年光榮結束。程介明轉到聖保羅男校教書,在這段日子,他重返港大修讀在職碩士課程,再於倫敦大學取得教育學博士,專攻教育規劃與政策。1982年加入港大教育學院,歷任學院講座教授、院長、副校長。現為香港大學榮休教授及教育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世界並不太平
身為教育學者,事業足跡不離學校,但目光投放全球,觀察世界大勢。程介明多年來經常走訪世界各地,做研究、寫文章,為要探索一重要問題:教育如何自我革新才能適應社會和就業劇變?「社會變了,教育應隨之而變,哪一地方教育體制變得快,哪一社會就能早著先機。這是一場表面看不出的競爭。」
探討教育如何轉向之前,先要了解社會迎來甚麼巨變。程介明認為現在並非太平盛世,我們身處亂世中,放眼全球亂象叢生,如氣候變化、經濟危機、社會動亂、戰爭危機、恐怖襲擊等,種種皆是不穩的兆頭。年輕人未來要迎接一個「VUCA Society」,社會充滿變幻(Volatile)、不確定(Uncertain)、複雜(Complex)及含糊(Ambiguous)。「因此下一代要生存要成功,須比我們這一代強得多!」

就業的巨變
就業市場亦波濤洶湧,變得更為脆弱。程介明說,昔日工業社會,企業像個金字塔,追求大量生產,入職基層可慢慢向上爬,但進入後工業社會,企業追求少量多款(Less of more),機構精簡架構,加上科技發展加速市場變化,令傳統就業生態正在瓦解。「一技之長、一紙學歷、一帆風順、一勞永逸、從一而終。這舊一套或不再管用。」此外,就業市場多變而不穩,亦反映在轉工次數之上。程介明稱,早在2006年,英國已有統計顯示打工仔一生須經歷13份工,而美國統計則是10.4份,到最近澳洲的研究則是15份。「年輕人要有心理準備,不斷轉工轉行將成常態。」
比起這些數字,十多年前一件事,給程介明帶來更大衝擊震撼。他當年一位親友大學畢業,入職投資銀行任分析師,但他大學唸的是人類學,與金融毫不相干。後來發現,投資銀行那年招聘近20名畢業生,竟無一人讀經濟金融。「企業招聘不在乎你過往學識甚麼,而是衡量你日後能做些甚麼。」
這一變化可不得了,因它打破「對口就業」,即「學哪一科便幹哪一行」的傳統。程介明說,這種趨勢近年愈見明顯,大學除醫科外,幾乎所有學科均告失守,不少畢業生從事本科以外的工作。

舍監格言
面對就業環境變動,教育應何去何從?程介明曾任港大學生宿舍舍監18年,他有3句格言,用於教育改革同樣管用。「第1句:The best regulations are not written;最好的規條不用寫出來,因守紀律由心而發。第2句:The best learning earns no credit;最好的學習是不計分數,因最重要的學習在課堂以外。第三句:The best warden does nothing;最好的舍監甚麼也不用幹,因舍堂運作由學生自治。」
程介明強調,未來教育方向在於釋放。許多人以為教育是灌輸知識,以教為重,其實搞錯了。「教育重點在於學,而學習是人的天性。」年輕人駕馭種種困難,除掌握語文能力、緊貼科技,更最重是擁有自學能力,而要培育年輕人成為主動的學習者,教育需有多點留白,讓他們自行探索。
世界各地正朝這方向改革,如去年中國國務院11部門聯合倡議「研學旅行」,將之納入中小學教育中,以促進生活體驗。美國哈佛大學更想出破格方法。「大學在2012年建議新生休學1年,說他們考進大學前已捱過許多考試,所以要他們好好經歷人生,旅行也好,創業也好,從而認識自我。」至於香港亦日益重視體驗學習,程介明說,他所屬的「教育2.1」小組曾進行228所學校的抽樣調查,發現平均每所學校有9.8個項目是與社會的工商機構、非政府組織、專業團體、媒體等合辦活動,展現教育不一樣的景況。
鑽研教學數十年,處身學校和年輕人當中,除了謙和,也不離地,能體會年輕人處境,苦口婆心的說:「下一代的環境不容易,定要比我們更強,不斷自學自強;想改變社會,還要有一份自信。」

一丹獎  關注全球教育問題
程介明關注本地教育改革,亦關心環球共同面對的教育問題。他約兩年多前獲一丹獎基金會創辦人陳一丹邀請,擔任一丹獎國際顧問委員會召集人,為獎項發展出謀獻策。陳一丹為騰訊始創人之一,前年捐出25億港元創立的一丹獎為全球教育獎項,以表揚出色教育家。
獎項早前選出首屆得獎者,並在港舉行高峰會,邀請世界各地逾350位專家探討重大問題,議題之一是「2030年達至全民教育」。大會講者之一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教育助理總幹事唐虔博士稱,聯合國冀於2030年達至全民教育的可持續發展目標,他表示現時不少聯合國成員國願意為此作出承諾,相信許多國家可在未來十多年達成目標。「但最大挑戰是有些國家仍有一段距離,以數據來說明,世界上仍有7億5千萬人不識字,要一下子將數字變成0是非常困難的,各成員國須進行更多教育工作。」
高峰會另一講者Room to Read創辦人John Wood則說:「每個人的生命或許就像一張彩票。假如你在巴黎、香港等大城市出生,政府和家庭會為你提供充足資源;但若在落後國家出生,則很大機會無法接受教育。如果不對這些貧窮國家提供幫助,我們將無法達成全民教育的目標。」他續稱,Room to Read組織致力在十多個國家興建圖書館,成功幫助1,200萬名兒童,但這仍只是九牛一毛,他認為國際要建立有規模的計劃去幫助他們,亦要用不同方法去接觸這些被忽視的人群。

Text:甄榮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