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ruit.com.hk
Home > Market News > Interview > 周奕瑋 戀戀東瀛

周奕瑋 戀戀東瀛

查看圖片
查看圖片
原本計劃在日本升學及留下工作,惟當年抵達日本後,隨即接到TVB來電希望他繼續效力。「歸家的鐘聲已經響起,日子變得有限期,故當時我每天都很用心去感受夢寐以求的日本生活。」
查看圖片
日本以外,Jarvis也想拓展其他旅遊路線。「現在正學韓文,將來可多做一些韓國旅遊節目,我不會限制自己的發展,期望將來周遊世界。」
查看圖片
我在節目裡加入不少地道元素,如免費剪頭髮,我想告訴大家的是,在日本想做髮型師要學習多年,考到專業資格才能當正式髮型師,故此他們都很認真練習,甚至透過免費幫人剪頭髮來練習技巧。
1
2

日本是很多香港人的半個「鄉下」,耳邊不時傳來興高采烈的消息:朋友A上個周末疾走東京、同事B下星期請了幾天年假到大阪食買玩、朋友C正計劃秋季來一次四國環島自駕遊、同事D今年已經第3次返日本了……單純想像,已令人未出發先興奮。可見能以日本旅遊為事業者,定必羨煞旁人。說的是新晉日本旅遊達人周奕瑋(Jarvis)。他自言對日本並非一見鍾情,而是透過歲月接觸慢慢愛上,從學日文開始,到旅居日本,發掘不同面貌的日本文化,這段細水長流的感情,充實了人生,也令事業邁步向前。

Jarvis開宗明義地說:「我不是對日本一見鍾情的,而是慢慢地喜歡上這個地方。」

留學篇
成長於一個J Pop文化盛行的時代,令Jarvis不知不覺間對日文產生興趣。「我在中二升中三的暑假第一次學日文。那時正值日本潮流文化傳入香港的黃金時代,我喜歡看日本漫畫、卡通及打機,而RPG game是沒有中文版的,玩的時候常見到很多日文但看不明白;我身邊有同學懂得少許日文,有時見他懂翻譯日本零食或餐牌上的日文,覺得很有型,於是我和幾個同學便參加了暑期日文班。」暑假過後,同學一個接一個離開,只有他一直學到中五會考為止,當時的他已能用日文作日常溝通。
中學畢業後,Jarvis考入香港理工大學主修語言及傳意學,畢業後加入TVB娛樂台擔任娛樂記者,然而內心仍蘊藏著一個留學夢,遂於1年後請辭,到日本留學去。
他說留學主要想深造日文,如對前輩說話時要使用的敬語、日本人說話的語氣及態度等,1年後於日本語能力試中考獲N1(最高)程度。學有所成,不是為了未來成為日本旅遊達人,而是為了充實自己。「假如當年學日文或留學是為將來事業打算的話,我相信自己很早便會對學習失去興趣了。」他認真地說。

嚮往簡單
許多人以為留學日本等於到日本旅遊,事實不然。頭半年,Jarvis於位處東京周邊的埼玉縣學校宿舍居住,星期一至五上課,周末跟同學到市中心購買日用品和食迴轉壽司,有時踏單車四周看風景,日子過得簡單而充實。
「後半年我搬到東京池袋,總覺得留學必須有獨個兒生活的回憶,那時每天下課後會到超級市場買食物回家煮食,然後做家務,周末到公園去感受當地人的生活,有時去農場摘士多啤梨,那些日子都是珍貴回憶。」想不到帶觀眾到日本食買玩的他,對日本的簡單生活模式如此嚮往。

天堂生活
愛上日本的簡單生活,源自第一次踏足日本。Jarvis說:「那是中三升中四的暑假,我跟爸爸媽媽到日本九州旅行,第一個感覺就是天空很大很藍(當然後來才發現是香港太多高樓大廈,以致我們看不到廣闊的天空而已)。九州的人口較為老化,旅途上遇到很多友善的公公婆婆,他們的笑容令我印象十分深刻,那兒生活簡樸,生活節奏令我感覺很舒服,就如心目中的天堂一樣。」
許多人喜歡東京、大阪、北海道等大城市,他都一樣,只是二線城市更加吸引他。「東京、大阪、北海道等大城市都是face of Japan,有如人的五官,喜歡一個人時,首先留意到的當然是五官,及後就會慢慢地了解五官以外的其他部分,如肢體、關節。對我來說,這個身體系統更加吸引我。日本有很多二線城市的規劃及結構都差不多,整整齊齊,感覺很舒服,我特別喜歡這個面貌的日本。」他由衷地說。

周遊東京
留學1年後,Jarvis返回電視台工作,在娛樂新聞台擔任主播,其後主持《激優一族》、《3日2夜》、《這個聖誕不太冷》等多個綜藝節目,及至今年2月主持旅遊節目《周遊東京》,帶觀眾發掘東京隱世食買玩好去處,如掃平衫、平食吞拿魚粒刺身、到訪東京各肉之名所等,情報貼地,深受觀眾歡迎,人氣急升,成為新晉日本旅遊達人。
「最初籌備節目時有兩大概念,一是玩得似日本人,二是玩得夠貼地。市場上有太多同類型的日本旅遊節目,為了有明顯的分別,我要構思一些內容專門給repeater看,他們本身對日本已有基本認識,而節目內容可令他們更加認識和喜歡日本。而且我想藉著節目讓觀眾了解日本人的mindset,如許多日本小店都不喜歡宣傳,他們寧可每天努力煮好50碗拉麵,令50位客人感到滿意,也不想每天急忙地煮500碗拉麵而影響食物質素。」
向觀眾介紹face of Japan之餘,也介紹日本的「關節位」,這是他的目標。「我在節目裡加入不少地道元素,如免費剪頭髮,我想告訴大家的是,在日本想做髮型師要學習多年,考到專業資格才能當正式髮型師,故此他們都很認真練習,甚至透過免費幫人剪頭髮來練習技巧。」

不讓自己遺憾
Jarvis笑著說:「對我來說,能於翡翠台的黃金時段主持個人旅遊節目,就如主持生涯上的最後一個作品那麼難得和重要,所以我抱著最後之作的心態來製作節目,一定要付出做到『爆肝』的努力,滿足觀眾之餘,也滿足自己,免得將來後悔。」
《周遊東京》為他打開了一道大門,事業拾級而上。「我覺得未來日子是考驗真功夫的時候,觀眾期望會比以前高,我不敢肯定未來的節目能否比《周遊東京》好,因為拍旅遊節目面對很多突發情況,而旅途上遇到的人和事也是令節目變得更精彩的元素之一,這一切某程度上視乎個人的幸運指數,所以我會盡力去做,不會讓自己有遺憾。」

笑遊世界
旅遊想玩得開心,Jarvis建議大家要帶著笑容去旅行。「笑容可令人們connect起來,即使不懂得外語也好,在旅途上帶著笑容跟當地人交流,總會發掘到很多精彩的故事。對我來說,帶著笑容去旅行是一種旅行應有的態度。」

Text:田佩芬
Photo:Johnson@Unicorn Production
部分照片由受訪者及TVB提供
Venue:千禧新世界香港酒店嵯峨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