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ruit.com.hk Recruit.com.hk
Home > Market News > Industry > 耆妙同行

耆妙同行

查看圖片
香港安老服務協會主席陳志育
查看圖片
2008年,在慈雲山開設另一護養院,那是香港第2間由私人機構參與營運的政府合約院舍。「入行目標是辦一間好的院舍,算是完成夢想。」
查看圖片
社企「和悅會」採用創新營運模式,聘有家居服務隊之餘,每家中心設有兩名個案經理,一人由專業人員擔任。
查看圖片
陳志育說,現今不少長者較為富裕,對院舍服務要求較高,行業提升服務質素之餘,亦要提供更多彈性與選擇。
1
2

訪問行業管理人,講打拼經歷通常有血有淚,但絕少真的有淚水,這趟是例外。香港安老服務協會主席陳志育入行廿年,曾任政府安老事務委員會委員。在他,人口老化不是冷冰冰數字,在院舍、在社區,遇過許多長者面對病患,經歷無不觸動心靈。事業人生,「耆」妙同行,有種朋友叫長者,有種情感叫安老。「我常和後生仔說,幹這行要好有心,因每日工作,係有好多感情在裡頭。」

 

有一問題你我均要面對:香港正加速老化。港人平均壽命全球最長,女性87.56歲,男性82.17歲。15年後,65歲或以上人口,將由目前138萬激增至237萬人,長者佔整體人口1/3。不久將來,三人行必有長者。

 

這堆數字,看你怎解讀,你可說銀髮商機無限,安老變朝陽行業,事實確如此,但在陳志育看來,面對高齡海嘯,不無擔心與感慨。「坦白說,是有點無奈的。不少長者無選擇下入住安老院,像年老患病,家人沒法照顧,排不到公營安老院,便入住私營院舍,長者不情願也沒法。未來人口老化嚴峻,要做好安老服務,社會是否可提供更多選擇?居家安老行不行?但目前安老業,院舍服務佔2/3,社區服務只1/3,社區照顧仍有大片空白。」安老服務千頭萬緒,土地不足、人手短缺、醫療壓力,要做的事太多,時間愈來愈少,追上社會十年白髮速度,談何容易。

 

感慨還感慨,路仍是繼續。陳志育入行20年,一頭黑髮變銀髮,到了天命之年,可沒忘當初入行所為何事。「30歲入行,在行內算後生,想為行業帶來改變,直到今天仍這樣想。」大學唸新聞系,母親當醫生,畢業在電影公司宣傳部工作數年後加入地產界,負責內地地產項目策劃工作,一次偶然機會,令他變身安老第二代。當年公司派他策劃上海安老院項目,他比較了港滬兩地安老業,再撰寫計劃書。「有一點令我頗意外,雖然90年代內地經濟剛發展,但安老院環境設施不錯,長者生活頗寫意,反觀香港,不少院舍只照顧長者基本起居,配套欠奉。」

 

由地產到安老服務

他心裡萌生更大膽構思:「若由我來辦安老院,應可做得好一點。」後來真的告別地產生涯,膽粗粗入行籌辦安老院,還寫信給香港安老服務協會時任主席黃玉葉,自告奮勇要為行業做點事。「後來認識主席本人,才知何為行業領袖風範。」陳志育說,主席曾患重病,後來接受治療好轉,她曾一度移民外國,後來回港開安老院,並且不辭勞苦推動行業發展。「後來她病患復發,要動大手術,施完手術不久,在醫院急call我,說協會有份文件給政府,叫我幫手修改一下。人生緊要關頭,她仍記掛會務,無私奉獻,行內人人服她。後來她離世了,同業莫不惋惜。」香港安老服務協會1983年成立,旨在團結業界、提升服務、革新行業發展,現有逾420私營安老院舍會員。陳志育自2000年起參與會務,曾任秘書長、副主席、主席等職,2005年獲政府委任為安老事務委員會委員。今年再次出任協會主席。

 

安老有感情

2000年入行,在九龍塘開辦安老院舍,從院友身上,他理解年老病患之苦,而看見長者走到人生盡頭,心裡有著難以忘懷的離愁。安老工作不單靠雙手,還須付出心力和感情。「你知嗎?長者中風沒法說話,嘴巴只能發出聲響,心裡憎不開心,那種苦楚不足為外人道。」院舍有位婆婆約70歲,中風半身癱瘓無法說話,雖然身體打敗仗,心卻沒有衰。「我們知她心裡不開心,但她好有鬥志,希望有日行得番,每天很努力學行路,而且定會走來我房間敲敲玻璃門,同我揮手say hi,我們和她談天,她會開心笑。她後來慢慢進步,能拿拐杖走路。」可惜,有次家人接她回家,她在家中跌倒腦出血,再回到院舍情況轉差,只能臥床坐輪椅,「但佢仍無放棄,繼續做復康運動,可是後來再次在家跌倒,不久離世了。這些個案好深刻,有時做安老服務真係唔容易……係有感情……呢點好重要。」說到這裡,他沒再說下去,拿紙巾抹眼淚。

 

人力短缺最棘手

除了院舍,社區亦是安老前線。陳志育常去日本考察,發覺當地照顧長者有辦法。「當地長者日間中心,像便利店一樣多,長者家附近總有一間,他們日間可去中心活動,而社區亦有家居服務隊,上門提供醫療護理、送飯、洗澡等服務。」他後來借鑑日本做法,08年成立社企,上門為長者提供照顧送飯等服務,發覺社區需支援長者比想像中還多。「有位90多歲伯伯失聰無人照顧,另有獨居婆婆家中堆滿雜物,同事要組織清潔隊為她清理。我想說的是,照顧長者不是普通打份工,要好有心才行。」

 

十多年後,長者激增百萬,面對高齡海嘯,香港安老何去何從?政府提倡居家安老為本,院舍照顧為後援。「居家安老是可行的,若能解決人手問題的話!」陳志育形容,安老人手短缺像困局,本身存在結構性問題。行業多依靠傳統專業,如醫生、護士、治療師等。「但醫療系統和安老業,在搶同一批人手,根本不夠分。」反觀安老業本身卻未建立長遠職業階梯,以照顧員工種為例,當晉升至保健員後,事業已近頂層。「前線護理員平均年齡5060歲,將現退休潮,有些從業員同一崗位可做廿年,無晉升也沒問題,但年輕人不是這樣想,他們期望有更多向上流動機會,因此若要吸引他們入行,需促進行業專業發展。」

 

創新職業階梯

陳志育認為,促進安老職業發展有兩方向,首先是橫向發展,安老除了照顧工作,也包括復康、精神健康、輔導、個案管理等,行業可研究為年輕人提供更多進修機會和相應晉升階梯,深化技能作專門發展。其次接通管理職級,讓更多前線人員透過持續增值,晉升院舍和中心管理人員,像他成立的社企「和悅會」,便採用創新營運模式,聘有家居服務隊之餘,每家中心設有兩名個案經理,一人由專業人員擔任,例如社工或護士,另一提拔前線人員升任,讓年輕人從事前線照顧工作開始,也有機會晉升經理一職。「若再上,可擔任中心主管、高級營運經理,甚至有天成為企業持份者,一手一腳管理營運,不只打工。」

 

入行廿年,人生取向也有改變,愈發體會家中兩老的需要。「爸媽80歲了,我早幾年已想規劃,減輕一半工作量,留多點時間陪老人家,但仍要扚起心肝落實才行。香港人常為許多事忙碌,不是人人有條件做到,但人生有許多重要的事,想到便應馬上做。」

 

陳志育也是銀髮族,處於活齡之年,仍有心有力,推動行業發展。「2030年後,我也有機會用到服務,所以現在的工作,亦是為自己未來做準備。」

 

text:甄榮康

photo:陸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