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ruit.com.hk Recruit.com.hk
Home > Market News > Interview > 不留半點遺憾

不留半點遺憾

查看圖片
Judas Law 羅凱鈴
查看圖片
Judas自言現在學懂用聲和養聲秘訣,才覺得自己的歌聲能跟「好聽」二字拉上少少關係。
查看圖片
朋友仔說即使生活上遇到不如意的事,聽Judas唱歌都可以暫時將不快情緒放在一旁。(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查看圖片
Judas說:「為了音樂而努力,對我來說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1
2

歌手Judas Law(羅凱鈴)的歌聲有一種魔力,彷彿一位知心友在你最感吃力時坐在身旁,用歌聲輕輕在耳邊安慰,平靜了波濤洶湧的情緒。朋友仔以「治癒」二字來形容她的歌聲,真是貼切不過。走在busking(街頭表演)的路上,遇見過明媚陽光,也遭受過風吹雨打,沒有一刻怠慢,也沒有因挫敗而退縮,因她不想人生留有遺憾。只有向前踏步,世界才會變得不一樣。

 

Judas的歌聲總叫人不得不聽完最後一粒音,筆者試過幾次在YouTube欣賞她的busking片段,後來因工作而中途暫停;接著,整天都處於囉囉攣的狀態,直到晚上再看餘下片段為止。這是一種難以解釋的魔力,也是一眾朋友仔(她對知音人的稱呼)的感受。

 

中學 點唱機

一把動聽的歌聲,讓Judas成為同學間的點唱機。

「我時不時都會哼下歌,讀中一時,有同學說我唱歌很好聽,叫我唱給他們聽,還成為了同學之間的點唱機。」同學的讚賞令她喜上眉梢,然而,當透過社交網絡欣賞到別人的歌唱片段後,始發現天外有天,於是她決定自行鑽研歌唱技巧,天天認真練歌,至今亦然。

沒有音樂世家的出身,但她身邊有一位熱愛音樂的媽媽。「媽媽喜歡聽歌和唱歌,特別是張國榮等歌手的流行曲,自小聽她唱歌,我漸漸地學會唱,我的音樂細胞應該是遺傳自她吧。」無怪乎年紀輕輕的她busking時能翻唱很多8090年代的經典流行歌如《約定》、《情人》、《今生今世》、《唯獨你是不可取替》等。

她說:「朋友仔以『治癒』來形容我的歌聲,這跟我busking的宗旨相當接近,我希望我的音樂令人聽來舒服、心情愉快,所以我會唱較多舊歌,令大家容易產生共鳴。」

 

即興 第一次

熱愛音樂自然想以音樂作為事業奮鬥目標,第一步就是busking,而首要考慮的就是自彈自唱。Judas說:「我本身懂得彈琴,也買了一部電子琴,但要將電子琴帶出街表演不太方便,於是我想到結他。」許多人學懂彈12首歌就急不及待在人前表演,她卻足足花了1年自學結他及練習自彈自唱技巧。

她認真地說:「我跟自己說,不能視busking為練習,一定要有一定的水平才去busking。」

還以為她處心積慮計劃好才作首次街頭表演,想不到真實的第一次純粹即興演出。就在2014年的某一個晚上,她心血來潮,背上結他,獨自站在天水圍隧道裡唱了幾首歌。「Busking前,我想像路人會當我透明,想不到當時有一、兩個人駐足聽我唱歌,還說:『唱得幾好聽呀,不如上返地面唱啦!』有人聽完我唱歌,還跟我有交流,令我有很大滿足感。接著我便開始添置擴音器等器材。」沒有戲劇性的群眾歡呼喝采,幾句來自路人的鼓勵,成為了她繼續唱下去的動力。

 

大埔 好聲音

自此,Judas走訪不同地區busking,圍觀者愈來愈多,令當時擔任全職補習社導師的她開始思考投身全職busker的可能性。

「我在天水圍工作,逢周六可提早至傍晚時分放工(平日放工時間為晚上9時後)。於是每個周六我都會帶同器材返工,放工後立刻去busking,漸漸地累積了一群喜歡聽我唱歌的觀眾。」由於工作時間較長,只有周六或周日才有時間去busking,思前想後,她決定辭去工作,當上全職busker,每周最少出動4次,後來一段她在大埔墟站busking的短片(翻唱梁詠琪的《一天一天》)被網民上載到Facebook,旋即瘋傳,贏得一致好評,許多人讚賞她為「大埔好聲音」,愈來愈多人認識她,表演機會也愈來愈多。

 

享受 獨來往

自彈自唱早已成為Judasicon,可是這種獨來獨往的表演模式不為部分busker所認同,有些人理所當然地認為busking應該是團隊演出,忘記了busking是以自由意志為主導去分享藝術的意義。

她說:「許多busker稱呼我為『孤獨精』,他們覺得busking應該是一班人jam歌,有如夾band演出,我不太認同這種見解,也覺得不需要跟隨別人的方式去做。別人常常問我:『點解只得一個人?』我會答:『為何不可以一個人?我都是在busking呀!』別人說:『人家有鼓、兩支結他,還有一個主音。』我會答:『我一個人自彈自唱不是更方便嗎?』我覺得busking在於表演水準是否達標,而不是個人或團隊的表演形式。」曾經,同行的閒言閒語,加上接二連三的投訴,為她帶來雙重困擾。

左思右想,好不容易才想通。「既然熱愛busking,又沒有傷害別人,那就不用介懷別人的說話了。假如現在不做的話,將來一定會問自己為何今日不做,我不想人生留有遺憾。」一直堅持,堅持到去年獲賞識簽約經理人公司成為獨立唱作人。

「我希望透過不斷進步來增加大家對我的讚賞,當然,不可能令所有人都喜歡我,不過我會盡力讓不喜歡我的人愈來愈少。」她由衷地說。

 

30 咪高峰

過去1年,Judas寫了幾首作品:《不一樣的我們》、《傻子》和《為你寫故事》。「對我來說,曲是十分重要的,希望寫一些好聽的melody來跟大家分享;同時我會跟填詞人分享想法,期望他們寫一些歌詞來啟發大家思考。」

事業發展講求際遇,當中有捉摸不到的幸運因素,也有人力範圍可控制的部分。她說:「第一,勤於練習,所謂熟能生巧,令表演過程更加順利;第二,選擇一些能配合聲線特質的器材,不一定要價值連城,許多人問我用的咪高峰是甚麼品牌、在哪兒買,其實我的咪高峰在網上購買,只不過港幣30多元而已;第三,個人態度上要努力和堅持。」

期待著一張個人專輯和演唱會的出現,她說她會盡力將夢想變成現實。「雖說盡力二字有點行貨,人人都識講,但究竟怎樣盡力呢?一個人要認清楚在哪些地方盡力才會對自己有益,這是最重要的,多一點思考對自己更有利。」

 

Text:田佩芬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