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ruit.com.hk Recruit.com.hk
Home > Market News > Interview > 何雁詩 堅持到底

何雁詩 堅持到底

查看圖片
Stephanie說:「追逐夢想是一條沒有盡頭的路,我們一定要比以前更進步,才能繼續追下去。」
查看圖片
Stephanie期望推出新歌來讓大眾記得她的歌手身分,下一步是擁有屬於自己的演唱會。
查看圖片
Stephanie說:「追逐夢想是一條沒有盡頭的路,我們一定要比以前更進步,才能繼續追下去。」

一直知道她最喜愛唱歌,一直知道她放不下唱歌,一直知道她想唱出自身故事。本以為演戲上所得到的掌聲和將嫁作人妻的計劃會令她甘心情願放下音樂,想不到去年底收到她當上獨立歌手的消息,在這個人人迷茫苦無出路的氛圍下聽到她的新歌,你可說她是硬頸,甚至天真。不過,有能力去拒絕不可能,有勇氣去追逐夢想的精神實屬可敬,從今天開始,期望大家記得她是位歌手,她是何雁詩(Stephanie)。

 

初衷

新歌《致有夢想的人》其實是一封信,一封給自己的信。

 

Stephanie說過,很多人受到社會洗禮,努力改變自己去迎合社會對我們的期望,漸漸忘記了每天起床辛勞的意義,這是她過去一段日子的真實感受。

 

16歲參加電視台歌唱比賽《超級巨聲》入行,當時還是高爾夫球運動員的她,邊讀書邊打比賽,完成亞運賽後簽約電視台,起初以主持節目為主,接著開始拍劇,間中有機會唱劇集歌,如《愛需要勇氣》(《致命復活》片尾曲)、《最真心一對》(《EU超時任務》主題曲)等,還捧走了一些新人及金曲獎,也許大眾對她所飾演的劇集角色,如《食為奴》的米小魚、《四個女仔三個BAR》的姚翠花、《致命復活》的Tracy、《牛下女高音》的陳美斯等有更深刻的印象,不知不覺間忘卻了她的歌手身分。

 

是的,她最喜歡的是唱歌,笑說童年時見到歌手在台上表演,她都會雙眼發亮,讀書時加入校內合唱團,參加校際音樂節。後來轉到國際學校讀書,沒機會參加合唱團,因而報讀音樂學院的聲樂及視唱訓練課程,1415歲已學習專業歌唱技巧,只為自娛。

 

她說:「有時我會有一刻忘記了當日入行的初衷,因而出現了打工的心態,直到去年底,我不斷思考明明目前的工作是我最想做的事,為何感受不到自己享受其中呢?思前想後,我決定作出新嘗試,重拾當日為唱歌而入行的初衷。」於是,她決定跟作曲人Cousin Fung一起寫這封信給自己。

 

貼地

別以為新歌MV只是由Stephanie獨自面對鏡頭「咪嘴」唱歌,難得全權負責整首歌台前幕後的製作,她想到一個「貼地」的故事情節。

 

她笑著說:「MV的故事情節源於早前一次叫外賣經歷,那位外賣員遲到之餘,又不慎將全部食物跌落地上。當時我多少也感到不開心,後來想到究竟外賣員的背後有甚麼故事呢?他會否也在經歷一些人生轉變呢?究竟他的童年夢想是甚麼的呢?我相信人人都有夢想,只是很多人因為麵包而不得不放低夢想,所以我希望以一個較『貼地』的方式來跟大家談夢想,因而邀請了資深演員黃文標在MV內飾演外賣員。」

 

夢想的題材往往較容易引起大眾的共鳴,皆因人人都曾經有過童年夢想。

「大家小時候作文都寫過我的志願,也曾經想像過長大後會從事甚麼職業,我希望這首歌可為大家重拾當年心懷夢想的感覺,也鼓勵大家跟我一起努力去追逐夢想,當中有一句歌詞:『拒絕不可能』,我相信有夢想的人有能力去拒絕不可能,這是我的人生座右銘。」她相信夢想令人變得獨一無二,讓人生閃閃發亮。

 

可能

Stephanie笑指,成為獨立歌手的過程中,要拒絕很多不可能,如離開大公司(星夢娛樂)的不可能、處理歌曲發行合約的不可能、MV構思及後期製作的不可能等。

 

「別想『不可能』,努力去做就會變得『有可能』,過程中一定會想到解決問題的辦法。」她語氣堅定地說。

 

當一個人努力追逐夢想時,旁人總喜歡「潑冷水」,說人長大了,還追夢就是天真,究竟追夢是幸福抑或天真呢?

 

「當一個人追夢時,就會覺得幸福,當自己放棄了夢想但見到別人追夢時,就會說別人天真。」可謂一針見血。

 

硬頸

入行10年,終於堅持到以獨立歌手示人,有賴Stephanie與生俱來的硬頸性格。

她說:「自出生那天開始,爸爸已說我性格硬頸。坦白說,除了唱歌,我實在想不到還可以做甚麼工作,而唱歌是唯一令我感到開心的事。所以我一直都跟隨著自己的感覺而行,過去幾個月籌備新歌,過程很不容易,卻是近幾年事業上最快樂的moment。」

 

從小到大,硬頸經歷非常多,如當年不理爸爸媽媽反對而堅持加入電視台。

她笑著說:「當時跟爸爸bargain說,我會努力打好亞運賽事,完成後他就要讓我跟電視台簽約,我從來都勇於去爭取自己想做的事。」

 

爭取、堅持,為的是成就一個渴望以久的身分。

 

「每當見到有媒體以歌手來稱呼我時,就會有無比的快樂!」歌手何雁詩由衷地說。

 

TEXT:田佩芬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