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ruit.com.hk Recruit.com.hk
Home > Market News > Interview > 剛柔若水

剛柔若水

查看圖片
Mischa說:「一山還有一山高,唱歌比我優秀的人實在太多了,我從不跟別人比較,只會跟昨天的自己比較。」
查看圖片
性格開朗的Mischa笑說:「水質女生是一些溫柔有如軟水的女生,但我自覺不是軟水女生,而是硬水女生。」
查看圖片
為提升演繹歌曲時的情感表達,Mischa特意接受戲劇訓練。「一個人愈了解自己,愈懂得演戲,唱歌時愈能投入感情。」

這齣水質女生戀愛連續劇是令人期待的,經歷過一連串悲慘遭遇後,女生終於碰上另一個春天,放下傷痛,劇情將會如何發展下去呢?唱作女歌手葉巧琳(Mischa)告訴大家,女生正處於甜蜜戀愛關係中。

別誤會!這不是歌者的真實經歷,而是由多首歌曲串連起來的連續劇情節,劇中那位溫柔感性的軟水女生守得雲開見月明,再度獲得快樂。現實世界中這位爽朗直接的硬水女生突破歌唱技巧,事業重新出發。

 

沒有刻意安排,Mischa過去兩年所推出的作品卻巧合地湊成一個女生的經歷,而女生以水質命名,皆因她的作品總是跟水拉上關係。

 

戀愛升溫

從《能見度》、《神把眼淚都留給了人》及《殘渣》中的不幸遭遇,被身邊人傷害,甚至在婚宴被飛,被從《能見度》、《神把眼淚都留給了人》及《殘渣》中的不幸遭遇,被身邊人傷害,甚至在婚宴被飛,被貶為殘渣而傷痛不已;及至今年初的《水舞間》,女生發現原來最好的就在身邊,好友正是soul mate,走出傷痛,快樂到在雨中起舞;來到新歌《一對一》,女生跟男生的戀愛關係正處於升溫中……

這是Mischa去年在瑞典斯德哥爾摩舉行的Writing Camp與當地音樂人合寫的作品,配合林寶的詞,講述女生在戀愛關係升溫階段的夢幻畫面。

她說:「副歌的歌詞不斷地重複『What to do』,表示女生心情複雜,一方面對愛情充滿期盼,另一方面又擔心男生會否傷害自己,究竟他是否心目中的那個人呢?能否將自己那顆脆弱的心交到男生手上呢?」

為投入水質女生的角色,她刻意以一把較輕柔的聲線來演繹,拍攝MV時,更放下葉巧琳的身分,愛上男拍檔。

她笑說:「拍MV前,我跟男朋友說:『我要同你分手喇,因為我要愛上另一個男仔,你畀12個鐘我,拍完MV之後,我就會返你身邊,唔再愛佢,但係你畀我此刻暫停愛你啦!』」跟男友拍拖十多年,關係親密,當演繹這首輕快情歌時,感覺如魚得水。

 

紋上音樂

劇中的水質女生愈來愈快樂,Mischa的歌唱事業也愈來愈順利,曾幾何時,她的事業發展不似預期。

在香港演藝學院修讀聲樂出身,Mischa立志成為一位聲樂老師。「讀書時曾到美國參加一個summer camp,經過那次交流後,我確定了音樂是我的終生事業方向,於是在手上紋了一個音符圖案。」

後來跟兩位好友組成樂遊團(Trekkerz),在音樂比賽奪得冠軍而加入樂壇,直到15年開始solo發展,推出第一首主打歌《孤單的貝多芬》,滿腔熱血,事業卻停滯不前,始發現5年正統聲樂訓練不是優勢而是障礙。

她說:「聲樂訓練跟流行曲演繹方式有很大分別,以前的我認為唱歌一定要用力去唱,但效果卻不太理想,許多人認為我適應不了流行曲的唱法。」事業一下子跌入低潮。

 

欣然轉變

在事業沉寂的日子裡,Mischa試過自閉家中打機度日,後來得到朋友的安慰和鼓勵,心情漸漸平伏下來,再次回歸創作。

她說:「記得有次出席一個音樂人的晚宴,我獨個兒坐在一旁,心想眼前所有歌手都曾經歷過大大小小低潮,我怎能因一次打擊就不再唱歌呢?那刻我問自己是否喜歡唱歌和表演,看著手上的音符紋身,我決定堅持下去。」

重拾創作,下一步就是改變唱法。「當時,監製徐浩和我一起寫《能見度》,一起研究及尋找另一把適合演繹那首歌的聲音,令我領悟到有時放輕聲線來唱,比起以往用力去唱的效果更好,於是我開始放低很多聲樂的唱法、呼吸、咬字等技巧包袱,假如沒有那個轉變,就沒有今天的我,人總不能死守一些不合適的框框。」

接著,於17年發表新作《能見度》,去年推出專輯《The Makings Of》,歌唱事業重新出發。

 

先贏昨天

Mischa直言感恩兩年多的低潮期。

「雖說事業剛起步即遇上低潮,我倒覺得沒甚麼大不了,假如一出道就爆紅,看待事業的心態可能跟現在完全不同,現在的我知道機會從來不是上天跌下來那麼容易得到,而是要付出很多很多努力才會獲得一點成績,我感恩自己捱過了一段低潮日子。」

今天的她,抱著今天比昨天進步的心態來表演。

「我視每一次表演為最後一次,這樣就會更加珍惜每個機會,做到最好。當然不可能每一次表演都是百分百完美,不過只要今天表演比昨天進步,就是對自己有交代了。我不相信一步登天,每一步都應該是先贏昨天的自己。」

 

Text:田佩芬

Photo:葉俊釗

VenueRedMR紅人派對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