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ruit.com.hk Recruit.com.hk
Home > Market News > Interview > 劉子碩 熱血追夢

劉子碩 熱血追夢

查看圖片
查看圖片
明年開始拍劇,工作接踵而至,令子碩獲得一種「有作為」的興奮。
查看圖片
過去1年幾乎只聽廣東歌,喜歡鄭秀文、陳奕迅、周柏豪、張敬軒,子碩希望有機會推出更多作品,將來擁有一張屬於自己的唱片。

跟來自台灣的藝人劉子碩相處不過100分鐘,已經深深感受到他內心那股熱血,不管學廣東話、唱歌表演,抑或在香港生活,他都百分百投入,將每個當下活得踏踏實實,不是要爭取甚麼大成就,而是讓人生有所作為。這個不折不扣的陽光大男孩,不知不覺間為身邊的人和事注入了正能量。

 

許多人對子碩的廣東話程度感到驚訝,從初來港不會聽也不會講,到今日雖不至於說得很流利,但會聽會講,不用加插一兩句國語,想不到這個21歲大男孩的學習能力如此高。     

 

學廣東話

出生於台中的子碩,成長過程中沒接觸多少香港文化,身邊也沒有家人朋友會講廣東話。猶記得第一天來港,一句廣東話也不懂,令他十分苦惱。

 

「起初拍攝電視節目《#後生仔傾偈》時,我聽不明白其他主持說甚麼,又不懂香港的話題,沒有任何表現機會,每次都要很用心去聽他們講廣東話,十分疲倦,曾經有一段時間,我感覺自己沒甚麼作為。」

 

言語不通,人際相處隔膜重重,於是他不斷地看劇集和電視節目、聽廣東歌學廣東話。半年後,不但會聽會講,還在節目中搞笑製造氣氛,終於成為有作為的主持。

 

他笑說:「對我來說,學廣東話其中一個關鍵是認識了一群香港朋友,他們完全不會遷就我,只講廣東話,久而久之,我的廣東話有很大進步。」

 

接連夢碎

既然不懂,就要學習,這是子碩的人生態度,就如讀書時學唱歌,最純粹的原因是自己不會唱歌。

 

他說:「讀中學時,有天上音樂課,老師要求我們每人準備一個才藝表演,我當時想不到可以表演甚麼,於是唱了王力宏的《一首簡單的歌》,當下覺得自己唱得十分難聽,之後我決定去學唱歌,希望擁有一門才藝。」愈來愈喜歡表演,同時愈來愈接近打擊。

 

話說16歲那年在當地演藝學院修讀跳舞課程,一天有電視節目製作團隊到校招募歌唱比賽的參賽者,剛入讀1個月的他在遴選中唱了周興哲的《以後別做朋友》,獲得製作團隊選中參賽,在百多人之中脫穎而出。比賽後獲邀簽約,本以為歌手夢想實踐在望,誰知簽約後半年都沒有任何工作安排,只好和平解約。

 

接著,一次學校活動獲邀簽約成為男團一員,往後日子不斷接受唱歌、跳舞、演戲、化妝等培訓,每周上課6天,足足1年,還錄了3首歌,期待著出道的一天。豈料1年後公司因資金不足而解散了男團,歌手夢又一次給打碎。

 

及至16年,因參與拍攝電視台《反斗紅星冇暑假 嘩鬼上學去》節目時獲歌手吳若希發掘,簽約TVB,並於18年年中到香港發展。

 

留言很讚

當然,有機會到香港追尋夢想,令子碩非常興奮,然而過去兩次挫折,令他不得不擔心夢想可能再一次落空。

 

他點頭示意認同:「我來港前已做足心理準備,記得首次跟香港老闆傾談時,感覺跟台灣老闆傾談很不一樣。台灣老闆集中說公司有甚麼計劃,如籌備男團、劇集等,香港老闆反而問我想做甚麼,我當時答:『我對做電視節目很感興趣,不過最想做一個歌手。』老闆說待我完成兵役後到港發展。」

 

加入電視台後,在《#後生仔傾偈》、《#一屋後生仔》、《台灣潮點圖鑑》等節目擔任主持,早前有機會推出第一首派台歌《離開有甚麼可怕》,終於成為歌手。

 

他說:「初次錄音時,因廣東話咬字不夠標準,唱出來的效果很不自然,於是我跟老師學習廣東話咬字,幾個月後再次錄音,無論咬字、技巧和感情都比第一次好;新歌推出後,我很擔心網民如何留言評價我,會否說台灣人唱廣東歌不好聽?後來見到許多留言都說以為那是香港人唱的歌,還讚我用心唱,那些留言真的很讚呢!」

 

暖男思鄉

要說最瘋狂的粉絲,非劉媽媽莫屬。

皆因台灣沒有播放香港的電視節目,劉媽媽沒太多機會欣賞到兒子的演出,只有靠子碩跟她通電話時分享一些拍攝節目的點滴,直到《離開有甚麼可怕》推出後,在台灣經營髮型屋的她全日在店內播放兒子作品,可謂全天候宣傳。

 

談到劉媽媽,子碩笑不攏嘴:「媽媽天天上網follow一些香港樂壇歌曲榜,當《離開有甚麼可怕》上升至前列位置時,她第一時間將消息告訴我,令我很感動。」他笑指,媽媽還苦練廣東話來唱這首歌。

 

問他可會思鄉,他條件反射式回答:「有呀!我好掛住婆婆呀!」從小由婆婆一手照顧,這個暖男希望明年努力工作儲多點錢,將來跟媽媽夾錢在台中買一所新房子給婆婆住,讓她安享晚年。

 

香港的「貴、鹹、甜」生活

來到香港生活1年多,於台中長大的子碩直言起初最不習慣的是「貴、鹹、甜」。他說:「香港物價指數很高,很多東西都比台灣貴12倍。很多菜式都會添加大量醬汁,味道較鹹。我本身很喜歡港式奶茶,起初不知道要叫『少甜』,那些奶茶真的太甜了!」

問他台灣人在香港發展有何優勢,他笑著說:「如果台灣人的廣東話講得好,大家都會很驚訝,還大讚你『好叻呀』,基本上,過去幾個月,人人都會這樣對我說,特別是唱了廣東歌後,大家不斷地大讚我『好叻呀』!」

 

Text:田佩芬

PhotoJohnsonUnicorn Production
HairBowie Lo@admiX hairstyling

VenueThe AIR, The ON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