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ruit.com.hk Recruit.com.hk
Home > Market News > Industry > 愛.風的感覺

愛.風的感覺

查看圖片
香港滑浪風帆運動員陳晞文
查看圖片
說起比賽爭戰,陳晞文眼神堅定。
查看圖片
陳晞文在赤柱正灘受訓多年,常頂著風帆,沿斜路走下沙灘。

看陳晞文眼神,覺她像孩子和戰士混合體,這刻她雙眼一彎,笑呵呵說在海上見過海豹和大海龜,但下一刻,她會露出戰鬥目光,告訴你搖帆乘風決勝,盡在電光火石間。童真結合鬥心,能化不可能為可能,曾身受重傷用個多月時間戰勝傷患,走出醫院深切治療部,出戰倫敦奧運。也曾經歷失敗灰心失意跌進低谷,但照樣爬起捲土重來。「因為真心鍾意,所以死都要堅持。」打工仔很累很頹想放棄? 不妨看看陳晞文這個愛的故事。

 

這天赤柱風和日麗,遠方一片片滑浪風帆在海上高速飄移,從大街步進沙灘,四面無遮無擋,陣陣疾風亂吹,把頭髮吹得像亂草一堆。香港滑浪風帆運動員陳晞文在石堤上,雙手和頭頂著大片風帆,沿斜路赤腳走下沙灘。她望望筆者凌亂的頭髮,笑說:「風很大吧!這裡是內灣,後面有高山阻擋,當風與山撞個正著,風向便會變得超級混亂。」赤柱正灘是滑浪風帆賽場,以風向變幻莫測而聞名國際,出名「難鬥」。

 

愛風無拘無束

風吹得那麼神經質,下水豈不東歪西倒?陳晞文笑了笑,一邊指著遠方海面,一邊教筆者「睇風」,在她眼中,風有形有色,看得見也抓得著:「可以看海面顏色,若海面深深沉沉有一堆波浪,波紋密密麻麻,那就是一股陣風,而且形狀各有不同。你看! 那邊是一片圓圓的陣風,若你食正這風,可飆得很快很遠。」筆者一邊搔著頭一邊張望,只聽見浪聲,看不到「風影」。

 

滑浪風帆比賽極考驗臨場應變,選手須鬥快抵達指定浮標,在海面乘風破浪,沒有設固定路線,「好像捉棋,海面是棋盤,你要觀察風向變化,從而計算路線,再將自己置於乘風位置,誰能更食風,誰便有更大勝算。」風之女須心無雜念,時刻專注,陳晞文2012年取得倫敦奧運參賽資格,全靠剎那間的觸覺與反應。當年她參加歐洲錦標賽,那是奧運選拔重要賽事,她必須贏了港隊師姐才能出線。「最後一場,當時風向好亂,在關鍵時刻,看見一陣風在前頭,於是馬上搖帆過去,食正那陣風超前,最終取得第5名,順利取得奧運資格。若當時稍猶豫,行動遲一秒或早一秒,結果也可能不一樣。」

 

陳晞文9歲學滑浪風帆,14歲入選港隊,曾奪世青賽金牌、2014仁川亞運金牌、2018雅加達巨港亞運銀牌。自小與風和海打交道,轉眼20年,始終最愛大海自由自在。「曾見過大海龜、大水母、飛魚、海豚。有次在巴西受訓,突然有個黑色物體在身邊游過,嚇了我一跳,起初以為土人在游泳,看真點原來是海豹。人在海中,一張帆,配合身體,乘著風,想去哪裡便去哪裡,這種無拘無束感覺,別處找不到。」

 

體育界書蟲

陳晞文是體育界書蟲,常常書不離手,喜歡英國文學,最愛狄更斯(Charles Dickens)的《雙城記》。「其實我小時候已很靜,很喜歡看書。」她是家中獨生女,父母任職護士,隨雙親移民英國,在當地讀小學1、2年級,培養了閱讀習慣。9歲時,父母回流香港,希望她多結識朋友,於是帶她參加康文署滑浪風帆班,從此與風帆結緣。

 

談起學業,也不失運動員堅毅本色。「小學4年班,立志要考全級第1名,每天努力溫習,結果真的給我考到。」會考取得27分,英文和英國文學成績奪A,獲港大英文系取錄,但因要備戰大賽,獲准延學。

 

打不死精神

談起有趣經歷,她一臉童真笑容;但說起比賽,她會收起笑意,流露另一種眼神,彷彿凝望決勝一刻。「Where there's a will, there's a way. 這是我的格言,我相信意志勝於一切,決定要做的事,死都要做到。」她說自己不是天才型運動員,但勝在刻苦又長氣,不怕艱辛訓練,磨練出鐵一般意志。「可能我似爸爸,性格有點固執,訂下目標就不停衝。」

 

那句格言,曾助她戰勝人生痛苦關頭,那時她身在英國,躺在醫院深切治療病房。2012年,她出戰倫敦奧運,到當地備戰訓練發生意外,被帆船高速撞倒,斷了5條肋骨,脾臟重創。「其實當時情況幾危急,跌落水中無法呼吸。幸好被及時救起送往醫院。」當時距離奧運會開幕只有2個月。她躺在病床躊躇:「還能如期出賽嗎?」雖然醫生說別太樂觀,但她認為放棄從不是選項。「只要有一絲希望,我都盡全力去試,就算幾辛苦都會繼續走下去。」

 

由於脾臟受創需施手術切除,之後每天服食抗生素,但亦無阻出海的決心。「不想躺在病床,慢慢嘗試下床做瑜伽練肌肉。在深切治療病房做瑜伽,現在說起都覺奇怪,哈哈!」得到教練、家人、醫療人員支持,康復進度神速,傷後第5周已下水訓練,最終順利出賽奧運,並取得第12名成績。有人說她搵命搏,有人說她創奇蹟,但她心中只有一意念。「參加奧運是每名運動員理想,對比賽渴望大於一切。」

 

真心鍾意    所以堅持

受傷過亦失意過,但在困難時刻,反更認清初衷,肯定自己對滑浪風帆有多熱愛。2016年,她一心再接再厲,出戰巴西里約奧運,沒料在最後一場選拔賽,敗得很慘。「一起步已落後,全程望著對手領先,知道無法追上了,心裡百般煎熬。但你無得唔服輸,只恨自己沒練得更刻苦一點。」她形容那次失落奧運入場券「超級唔開心」,一度想結束運動員生涯回大學讀書。教練給她1個月思考去留,到限期最後一天,她仍猶豫未決,剛巧路上遇上中學老師,和她談了10分鐘,被一言驚醒了:「老師說,最重要是問自己,最想做的到底是甚麼。」她腦海馬上浮現風和海的味道、巴西大海龜、西班牙飛魚,以及受訓種種片段。「若你只一心追求勝利的感覺,是很難令你走下去,只有回歸最單純的想法才能堅持,那就是自己真的很愛滑浪風帆。」

 

因為真心喜歡,所以堅持到底,3年多來她風雨不改,每天頂著風帆走進沙灘,備戰不會嫌刻苦。「要保持高強度訓練,像在海上做搖帆練習,我們會用盡全力搖,搖1分鐘,再休息1分鐘,如此持續半個鐘,有時強度太大會嘔吐,有時失平衡跌落水中。平日挑戰體能極限,到比賽才能發揮得更好。」今年愈戰愈勇,奪得風帆世界盃全決賽第8名、亞洲滑浪風帆錦標賽金牌。未來目標是爭取2020年東京奧運參賽資格。明年2月參加世錦賽成績,將納入奧運資格考核之列,她會全力爭取好成績再次出戰。

 

風既是她的朋友,亦是要駕馭的對象。陳晞文在赤柱練習大半天,訪問完畢已近傍晚,風勢也變得平和一點。「我最喜歡這種風,不大不小,勝在平均,滑起來最舒服自在。」她望著東面泛起黃金色的海面,那種戰鬥眼神始終沒變。

 

Text:甄榮康

Photo:葉俊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