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ruit.com.hk Recruit.com.hk
Home > Market News > Interview > 挑戰分與秒

挑戰分與秒

查看圖片
黃芷銦,全職跑手、2018及2019渣打香港馬拉松全馬女子組本地冠軍
查看圖片
芷銦說:「運動員生涯始終有限,趁著自己還年輕,我會盡全力去走這條路。」
查看圖片
查看圖片
1
2

對每一位運動員來說,代表地區出賽是一份光榮,也是本地長跑界新星黃芷銦的目標,想獲得這份光榮,必定要付出代價,努力創造PB,抵住巨大的壓力及長年累月的單調生活,能夠適應過來,距離夢想成真又接近一步。賽跑場上的每一秒,都是由練習場上的千百分鐘奮鬥追逐而來,選擇了,便向前衝,這是實踐夢想的定律。

剛踏進24歲的長跑少女芷銦今年在渣馬賽事中,連續第2年奪得全馬女子組本地冠軍,加上早前在亞洲馬拉松錦標賽跑出個人PB(Personal Best),證明當日決定當上全職跑手是一個正確選擇。

選擇長跑
話說回來,跑步並非芷銦的第一個選擇,卻是終極之選。
從小接觸游泳、排球、手球、籃球、越野跑等各項運動,最初跑步對她來說,只屬鍛鍊體能的一個訓練項目,現在回想起來,始發現每項運動訓練,反而為今天成為長跑選手鋪路。
愛笑的她臉上呈現出燦爛的笑容:「我選定長跑的路途有點迂迴。我自小學開始習泳,游泳那幾年對我的心肺功能帶來很大好處,也間接幫助我現在跑長跑;後來有一次參加學界越野賽獲得D3組別冠軍,令我有莫大滿足感,從此我每星期都會抽時間來練跑,一直跑到今天。」

心理關口
修讀運動科學的她,在學時曾到體育總會實習,負責行政文書工作,但穩定的工作模式反令芷銦的心完全不能穩定下來。
她認真地說:「我是一個坐唔定的人,實習時要整天坐在辦公室裡,不止坐到十分疲累,心情也不太好,有時甚至連午餐也不吃,都要出外跑一跑,那些經歷令我意識到將來不可能找一份要自己坐定定的工作。」
對前路正感茫然之際,在教練陳家豪的鼓勵下,於1年多前決定投身全職運動員行列,為自己、為香港爭取好成績。
作出了人生一個重要抉擇,接踵而至的是心理關口。「我不是體院(香港體育學院)資助的全職運動員,加上香港的全職運動員數目不多,令我想到究竟別人會否承認我的全職運動員身分;也有不少人問我為何不找一份返朝9晚5較穩定的工作。幸而身邊的家人、教練及朋友一直支持我。」

手停口停
心理關口外,現實生活也是一個難關,芷銦花了一段時間才能適應運動員的手停口停職業模式。
「起初因為收入不穩定而令自己覺得很不安定,所以我教很多班(跑步班),想令自己感覺安定一點,當時幾乎每天都教班,加上頻密的跑步訓練,以致休息時間嚴重不足,身體十分疲憊,直到後來遇上受傷,才開始重新審視個人訓練與教班之間的平衡,明白到要專注訓練才有理想成績,休息多一點才能減少受傷機會。」現在她每星期只教3至4班,其餘時間專心訓練,近月比賽成績優異,獲得不少贊助商支持,生活開支得以減少,收入足以維持生活,她的心終於安穩下來。

代表香港
另一個需要適應的就是全職運動員的單調生活。
芷銦說:「日常生活基本上就是練跑、教班、食飯、睡覺,日日如是。即使每星期有1天可以輕鬆點練習,但為了準備翌日的強度訓練,也不會隨便去玩,所以玩樂及約朋友食飯是相當奢侈的。」對運動員來說,充足的休息是訓練的一部分,令她有機會聆聽身體有沒有發出警號,從而降低受傷的機會。「自己的身體是自己負責的,這樣才可以走得更遠。」
走得遠是為了代表香港出賽,早前首次披上香港代表的戰衣參加亞洲馬拉松錦標賽,終於邁出代表香港的第一步,目前她希望在不同的賽事跑出好成績,爭取明年參加奧運女子馬拉松的入場券。
每次談到代表香港,她的臉上總是自然流露出一份興奮表情。「能夠代表香港出賽,令我感到既興奮又光榮!」

長跑中的無間斷思考
一場長跑比賽,動輒2、3小時,在漫長的跑步過程中,究竟跑手會想甚麼?
芷銦說:「比賽時我的大腦會不斷思考,首先留意當刻的身體狀況,然後配合天氣、風勢等因素調整自己的跑速,再根據身體不同部位的狀態調整姿勢,如某個部位的肌肉較為繃緊的話,就要調整姿勢避免惡化,同時也要留意路面情況,全程百分百集中才能跑出好成績。」看來每當參加大賽,跑手專心一志爭取PB,途中景致再美也不足以影響跑手的心情。

跑手的數字生涯
跑手生涯離不開一大堆數字。馬拉松賽事全長42.195公里,芷銦於2017年首次參加渣馬跑出308(3小時08分)成績,今年參加渣馬跑出256,於2017年參加亞洲馬拉松錦標賽跑出249,也是她目前的PB;若要爭取奧運女子馬拉松入場券,最起碼要快過245,還要加上世界排名前80等條件,基本上要跑到23X才能穩握入場券。
大眾眼中的幾分鐘距離可能很短,但對跑手來說,要在賽場上跑快幾分鐘絕不容易,除了要無間斷的訓練外,也要配合外在環境如溫度、濕度、風向、風速、跑道是平順或陡斜等因素。她說:「我的目標是參加奧運,我會盡力去達成這個目標。坦白說,我正式跑馬拉松至今只有1年多,將來還有很多機會,女性跑馬拉松的黃金時期是30歲前後,我會善用未來幾年訓練自己的耐力。」

Text:田佩芬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