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ruit.com.hk Recruit.com.hk
Home > Market News > Interview > 林二汶 知心友

林二汶 知心友

查看圖片
查看圖片
二汶說:「我正處於努力狀態,努力工作,也努力過好生活,做一個好人,打理好自己,令身邊人也過得好一點。」
查看圖片
二汶相信朋友相識是緣分。「大家一定要聽愛錫你的人所講的肺腑之言呀!」
查看圖片
一首《超友誼》將二汶和6號拉在一起,對於歌詞,她有更深一層的體會。「在人生中,不論事業、愛情或自身,很多事情會有高高低低,朋友是很少令你走進低潮的人,朋友是你人生中最美好的禮物,我很感恩人生能擁有這份厚禮。」
1
2

相隔一段日子再次見到林二汶,像再遇朋友一樣開懷暢談,享受了一個快樂的午後時光。百分鐘的相處足以感受到她對待訪談的認真、專注、在乎,也體會到她身邊天涯知己何其多的原因,由她來歌頌友誼真是「啱數」;正如首次聽到新歌的demo時,腦海條件反射出好朋友的聲音,於是她找來6號合唱了一首《超友誼》,真是啱數!一段數的人生又豈能缺少了一個個愛錫你的朋友呢!

 

合唱啱數

一首節奏輕快的《超友誼》彷彿專門為炎炎夏日而設,聽著聽著,令人不禁跟隨音樂擺動身體。回到有曲未有詞時,作曲人Cousin Fung預設這是一首獨唱歌,但當二汶聽到他輕哼著歌曲demo後,腦海即時湧現好友樂隊RubberBand主音6號的聲音,皆因他倆都擁有一把穿透力極強的歌聲,於是跟阿于(歌曲監製于逸堯@人山人海)商量可行方案。

她認真地說:「除了合唱,我實在想不到還有更好的表現形式!」一般男女合唱都離不開情歌,她卻認為這次合唱講友誼才是最啱數。「大家都知道6號與太太關係很好,我們唱情歌的話感覺不太有說服力,反而我倆是好朋友,他是那種只要朋友出聲就會全力撐到底的人,於是我決定把『超友誼』這個主題交給阿哥(林一峰)來填詞。」

 

Super Friendship

超友誼解作super friendship,是超級友誼,而非超越友誼。二汶笑言,她和6號之間是一段識英雄重英雄的友誼。「由於大家所屬公司不同,所以我和他沒有太多交集的機會,然而有時候又有些工作會將我們拉在一起,如音樂會、廣告等,令我不禁想到我和RubberBand之間會否有一些共同點。」

能跟另一位歌手成為好朋友,皆因大家不打不相識。她笑著說:「不是競爭打架那種交手,而是大家切磋交流的那種交手。」

 

Sweet Moment

二汶是一個愛交朋友、在乎朋友的人,相識滿天下,每位朋友都視如手足。她說:「友誼最重要的是甚麼?就是見面,我覺得朋友之間的連結不能單靠網絡來聯繫,朋友相處沒有一件事比得上大家出來見面,我是那種不太依靠social network來跟朋友溝通的人,當我想知某位朋友的近況時,我就會直接約那位朋友出來見面,而不是留意他們在社交網絡上的post。」

她說讀中一、二時,內心很想要朋友,做了不少討好別人的舉動,卻也找不到幾個交心朋友,於是她認真思考自己沒有朋友的原因。

「我漸漸領悟到假如真心想有一大班朋友的話,第一件事就是學懂獨處,有朋友在身邊是緣分,因沒有朋友在身邊而感到寂寞的話,那就是我的問題。自從放開了這份執著後,朋友反而自自然然地出現,中三那年結識的朋友,至今仍然是我的好友。」

她即時想到早前跟朋友的一個sweet moment。「我有一個讀大專時認識的朋友,有一晚她send了一個訊息給我,說生日在卡拉OK唱歌飲酒慶祝,席間聽到朋友唱我的歌,她當刻高興到流淚,為朋友喜歡我的歌而高興,最後還跟我說句:『我愛你呀,八婆!』」這些sweet moment可謂比比皆是。

 

完美關係

「我相信前世今生,覺得朋友不止一世認識,身邊有一些相識很久的朋友,當初第一眼見到他們,便覺得他們熟口熟面,感覺像曾經見過面一樣,我身邊有很多一見如故的好友,這是人生的福氣。」

對待朋友,二汶任何事都在乎。她笑說:「我是一個十分寵幸朋友的人,很在乎他們的福祉,時常提醒他們不要忘記自己的內在價值,一心想他們朝著一個較好的方向前進。而且我是一個秘密黑洞,朋友覺得跟我說任何心事都很安全,當然朋友對我的寵幸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在她心目中,友誼是一段完美的感情關係。「任何一段感情關係都應該由友誼開始,家人、情侶、同事亦然,不要被家人、伴侶、同事等身分標籤所影響,視他們為朋友一樣去認識他們,就會找到他們值得欣賞的地方,也會更加容易接納他們。6號說過太太就是他的最好朋友,我覺得這就是真正的幸福!」

 

鐵血擔心

過去1年多,二汶相繼推出了幾首不同曲風的作品,包括《超友誼》、《守破離》、《愛情是一種法國甜品》、《Yeah》,雖然曲風不同,但同樣表現出一些處世態度,她笑言那一切都是前輩詞人的道行,對於後輩的她,仍然處於無知的狀態。她說:「人要及早認識到自己的無知,只有承認自己的無知,才有學習及進步的動力。」

深入一點認識二汶,很容易發現她是一個有憂有慮的人,卻想盡辦法來令自己活得好一點。她點頭表示認同:「阿于常用『鐵血擔心』來形容我,皆因我的性格非常極端,要麼很輕鬆要麼很擔心,要麼極致小心要麼極致魯莽,從來都沒有中間,長大到今天,我自知這種性格有可能會傷害自己,故此我會採取見步行步的方法,意思是每走一步、每一個選擇都要對得住自己,不管往後有任何事發生都好,最終要面對的人就是自己。」

 

Text:田佩芬

PhotoJohnsonUnicorn Production

VenueRedMR紅人派對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