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ruit.com.hk Recruit.com.hk
Home > Market News > Industry > 無懼前路 視障跑手梁小偉

無懼前路 視障跑手梁小偉

查看圖片
查看圖片
去年北京到香港2,500公里長跑,由北京天安門起步,共30多位領跑員參與。
查看圖片
梁小偉與領跑員盧翠儀(中)及余漢傑(右)

沒見過人跑步會如此開心。梁小偉一路提腿一路笑,雖看不見四周環境,但只要踏上賽道,自然目標明確心水清。10年前一夜失明,人生盡是黑暗,絕地翻身靠跑步,由運動埸跑到南北極,獲獎無數。視障版Forrest Gump故事裡他這樣介紹自己:「你好,我係視障跑手兼教練Gary,我想話,路是人行出來。跌倒爬番起身,冇咩好怕。」

梁小偉穿鮮橙色跑衫,衫上有「視障跑手」4字,腳穿橙色花邊跑鞋,但最搶眼是手中粉紅色領跑繩,他曾用來繫著領跑員,跑遍各地馬拉松,台灣、南極、北極、戈壁沙漠,愈遠愈起勁。雖然看不見,但靠心眼感受世界,色彩依舊鮮艷。「失明後,我比從前看得更多。」

女領跑員爆他一個小秘密,說他跑步超貪靚,衫褲鞋襪要襯齊一色。但曾幾何時,他內心只漆黑一片,黑暗到一個點,覺得活著無意思,終日酗酒,有次站在窗前,想一跳了結。「突然想起阿媽。她辛辛苦苦湊大我,自己唔食都畀我食。我就咁走咗,好對唔住佢,所以最終無做傻事。」

何以這麼看不開,黑暗日子有多難過?這樣問,要他揭傷疤,似乎有點過分。他聽罷頭一轉,朝向我這邊,平靜說:「我曾失落過,明白失落人感受,希望經歷能幫到人。」

一切由09年某天說起。黑暗突然降臨,恍如世界末日。「一覺醒來,眼前漆黑一片,還以為天未亮,怎知開燈仍看不見,之後去醫院。醫生話,個病係咁,無辦法。」梁小偉自小患視網膜色素病變,會夜盲,白天視力漸變差。「視力會收窄,看不到兩旁東西,只見前面影像。」從事物業管理工作10多年,負責處理客戶投訴,視力勉強可應付。「有時走路會撞欄撞柱。放工會搭住同事膊頭一齊走。」

沒料一夜病變,頓成三失中年:失明、失業、失戀。「人生應該有的3樣東西,突然無晒。」女朋友相識10載,他可諒解女友,卻沒原諒自己。「覺得自己好無用,連出門口都會撞牆,仲有咩用。」他索性終日喝酒不見人,有時在地上喝醉,連爬回床的動力也沒有。「地上有老鼠曱甴,我都無所謂。總之不醒就無事。」那時住劏房,好不容易買個瓦斯爐煮麵吃,但未撻火已打翻鍋,倒瀉一地,他狂罵自己:「點呀!還未夠衰嗎?煮個麵都不行!」

一部收音機改變我
聽他模仿昔日灰爆口吻,憶述罵自己的話,筆者心裡不禁問:是甚麼令掉進谷底的人轉念爬起身?原來扶他一把的,是一部收音機。自從失明,視收音機如命根,在家24小時長開。「因為好驚靜,會胡思亂想。怕收音機無電,比怕無錢更甚。」有天醒來聽見新聞報道,說交通意外多人喪生,他想了又想:「他們想留下但要離開,而我明明留下卻沒珍惜生命。心裡有聲音告訴我:也許是時候站起來。」

於是扚起心肝,聯絡盲人輔導會,重新學生活技巧,用手杖、安全煮食,只要慢慢學,原來不難。「煮麵其實好簡單。用石油氣爐,先摸摸爐架凸起幾塊鐵,再對準位置擺個煲上去,然後倒一湯碗水,開中火,聽到水滾噗噗聲,放公仔麵和腸仔,之後用筷子攪鬆個麵,最後慢慢將麵倒進碗。」講到吃,他露出得意洋洋笑容,說現在會燜牛腩、煮醉雞。「整九大簋都難唔到我。」

第二人生起跑
否極泰來,第二人生主菜是跑步。昔日常喝酒,體重暴增,190磅,38吋腰。為減肥,參加香港盲人體育總會跑步訓練,起初只覺攞苦嚟辛。「每跑20步,要停下休息抖大氣,而且好無安全感,成日問領跑員:前面有無障礙物?會否撞牆?他答我,這裡是運動場,無牆,只有8條線。」

但跑吓跑吓,不知不覺上癮,體重減了數十磅,有種輕飄飄感覺,雙腿開始變摩打。後來嫌跑運動場太悶,索性將馬鞍山變成主場。「因路程夠遠,由馬鞍山到太埔來回跑,最低消費26K,多過一個半馬。」講跑步,他嘴角上揚,有時會抖著腳,像要熱身。

衝刺、轉彎、走位、閃避,一雙眼目由領跑員充當。最佳拍檔叫楊肇麟,他本身在鞋店工作,亦是跑步教練。一條領跑繩,建立7年默契感情。「我好放心交個身畀佢。當他把領跑繩放開至1米長度,我便盡情向前衝;若領跑繩收緊,代表路面狀況不太好,我便知要減速。」

上天總為你留一扇窗
這些年,一雙跑鞋踏遍各地,贏得多項馬拉松視障組別獎項,連續4年台北富邦國際馬拉松冠軍、2012年加州國際馬拉松亞軍、2017南極100公里超級馬拉松第6名等。去年為慈善團體籌款,用35天由北京跑到香港,全程2,500公里,穿越沙塵暴和霧霾嚴重的城市。「途中盡是凹凸不平泥路,難以跑步,唯有跑車路,但車路較窄和危險,需有多一位陪跑員在我後面,指示車輛繞過。」今年9月決定出戰日本,從鹿兒島至青森 2,300公里跑,冀為兒童癌病基金籌款。

跑步還有一意外收穫,前年修讀長跑教練課程,成為香港首位取得長跑教練牌的視障人士。許多人問他,失明怎麼當教練,他說:「無話唔得!我先示範正確跑姿,請學員跟著做。朋友幫我觀察學員姿勢,我再逐一指點。」

一路走來,練成28吋腰,體重130磅,但更大改變在心裡面。「看不到便不需要害怕。」自從愛上跑步,他有這口頭禪。「上天拿走你一些東西,總為你留下一扇窗。你定要自己找出來,跳出困著你的框框,世界便不一樣。」梁小偉口吻輕鬆,但你不覺他隨口噏,話中有種看得見的力量。

領跑員:我領略到的是……

梁小偉去年完成北京至香港2,500公里旅程,為慈善團體「母親的抉擇」籌款。協助策劃是次旅程的,是領跑員余漢傑。他本身是保險業管理人,機緣巧合認識梁小偉,曾邀他為同事分享人生故事。他說,從梁小偉身上學會一件重要的事。「跑步時,他和我說得最多的話是放鬆,可能從領跑繩另一端,他感受到我呼吸和步伐有點緊張。事後我反思,發現人生旅途上,要跑得更快更遠,要訣是放鬆下來,以自己能持續前進的速度,才走得最快最遠。」

另一位領跑員盧翠儀,和梁小偉並肩作戰140多公里。她說領跑員是視障跑手的眼睛、揚聲器、方向儀,要一眼關七。「何時轉彎或上斜、哪裡有障礙物,你要描述得好仔細。譬如前面有人,究竟距離是20步或30步,你要講清楚,好讓跑手有準備。」

她說,路上無論遇到任何阻礙,梁小偉從不發脾氣。有次她目睹他在路上被2吋高梯級絆倒,整個人翻跌在地,但他竟不哼一聲,若無其事,彈起身繼續跑。「真的很佩服他,無論遇上甚麼難阻都處之泰然,以輕鬆心情面對世界。」

撰文:甄榮康

攝影:Johnson@UnicornProduction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