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ruit.com.hk Recruit.com.hk
Home > Market News > Interview > 葉文輝 太著迷

葉文輝 太著迷

查看圖片
查看圖片
查看圖片
啤梨說:「我會透過一些驚喜表演元素來跟大家回憶社會在過去20年的timeline,這將會是一個十分窩心的晚上。」
查看圖片
啤梨的錄音帶
查看圖片
1
2

葉文輝(啤梨)是電台節目主持人,也是一位歌手,更是一位表演者。他熱愛表演的程度超出你我想像,談到表演,總是雙眼發亮,滔滔不絕地說出每晚播著MMO(伴唱音樂)聲嘶力竭舉行私家音樂會的二三事;每次欣賞演唱會也目不轉睛地看著歌手的細緻演繹、舞蹈員的一舉手一投足、燈光與音響設計如何配合營造現場氣氛……那個興奮神情,彷彿在告訴你,表演就是他生命的一部分。

 

 我並不是想做明星,而是想做一個表演者。」習舞出身,以DJ事業起家,心繫表演,即使歌唱事業偶爾停頓,但表演卻不曾停下來,啤梨笑說live show令他太著迷。

 

Live令我著迷

啤梨說:「假如給我兩個選擇:一是不斷有機會錄新歌但無show做,二是沒有新歌但不斷做show,魚與熊掌,我會選擇做show。」

他說他愛表演,也愛欣賞表演,他是那種百分百投入的觀眾,觀察歌手的一舉一動,也會職業病地留意舞台設計、音響、燈光等各方面的細節。「還在APA(香港演藝學院)舞蹈系讀書時,我希望有朝一日成為dancer,每次欣賞演唱會都會對dancers的表演特別留心,甚至觀察他們的微表情、幾時回氣、幾時發自內心笑出來、幾時開心到跟觀眾揮手,見到一個個開心表情,作為觀眾的我都會感到興奮。」說罷,臉上流露出興奮的表情,彷彿跟表演者同呼同吸。

對啤梨來說,每欣賞一場show,等於上一堂表演課,他一直努力累積表演素材,當然少不了唱功。「以前只要我一個人在家,就會無時無刻地唱。現在有太太在身旁,她花了不少時間來適應我的習慣,她經常說:『估唔到你真係咁鍾意唱歌』,每當我遇到一首好歌,就會想辦法去找MMO在家不斷練習,以個人方式來演繹。」每天在家開一場私家音樂會,就是為了將於9月中舉行的20周年演唱會作準備。

 

停頓中成長

今次演唱會以Timeline為名,顧名思義,啤梨想跟大家分享過去20年生命中的人和事,有親身經歷,也有時代足印,期望引起大家的共鳴。在20年的事業時間軸上,他經歷了幾個重要階段,別人認為他的代表作《I Believe》的出現必然是最深刻的階段,當事人卻認為沒有推出專輯的日子才是生命中的重要時段。

際遇就是如此奇妙,DJ生涯一直無停過,歌唱生涯卻接二連三地被停頓,從02年推出首張唱片開始,幾乎每隔12年就因公司變動而停頓,他認為每次停頓都是成就今日葉文輝的關鍵。

「坦白說,每次停頓都是一個打擊,本來好好的歌唱事業突然被暫停或不自覺地消失了,就如拍拖被飛一樣。但我不會怨天尤人,反而習慣將責任攬上身,我相信因為當時做得不夠好才會被飛,而不會推說市道不好以致失去機會,所以我會力求進步,每次分手都令我成長。」

 

生父與養父

一直都覺得以DJ身分兼任歌手多少有點蝕底,當然以前樂壇也出現過受歡迎的DJ歌手如黃凱芹、周慧敏等,但他們的歌唱事業之所以能夠更上一層樓,其中一個主因就是放下DJ身分,但啤梨卻沒有這樣做。

他坐直身軀,收起微笑,認真地說:「曾幾何時,不少在唱片行業有地位的前輩也建議我要專心唱歌,不要再做DJ,但我婉拒了多次,也同時失去了很多工作機會。沒放棄做DJ是因為我所主持的節目都有觀眾交流的環節,多交流就會產生感情,有感情自然令我捨不得他們。」

問他心目中唱歌與DJ的地位,他不假思索地答:「唱歌和DJ有如我的生父和養父,DJ工作養大我,但我內心最重視的是唱歌。」

 

屬於啤梨的錄音帶

眼前的錄音帶記載著啤梨一段深刻回憶。

多年前有次到馬來西亞登台,那是一場由當地政府參與籌辦的戶外show,場地可容納百萬人,啤梨是唯一一個代表香港出席的歌手,參與的還有S.H.E、飛輪海、伍思凱、王力宏等,都是亞洲首屈一指的歌手和組合,同台演出多少也令他有點壓力。

他回憶說:「當晚我被安排在中後段上台表演,那個舞台很大,台上設有一個升降台,兩旁有樓梯,大部分歌手都在舞台兩側樓梯上落,到我standby時,工作人員卻安排我在升降台等候,我當時不知所措,不斷問經理人為何這樣安排,自覺不是『甚麼新鮮蘿蔔皮』,怎可能升上台呢?但經理人叫我只管按導演的安排就是,當時的我像頃刻失去了自信。」

接著,他順著安排,緩緩地升上台,心情緊張到了極點。「司儀用國語及廣東話介紹:『有請啤梨!』全場鴉雀無聲,彷彿引證了我上台前的想法,幾秒時間有如1年那麼久,我心下一沉之際,司儀接著說:『葉文輝』,場內開始出現掌聲和歡呼聲,跟著響起《I Believe》的前奏,所有觀眾瘋狂拍掌並舉起螢光棒陪我一起唱,那種內心的反差和震撼感至今依然歷歷在目。」事後才知道原來香港以外的地方如內地、馬來西亞、加拿大等地的華人主要透過電視節目、MV或唱片認識他,所有製作都用全名而不會用啤梨,故此當晚現場觀眾根本不知道啤梨就是葉文輝。

由於演出反應太熱烈,當地的唱片公司立刻幫他推出錄音帶。「當時馬來西亞人主要仍是聽錄音帶而不是CD,由於時間太急趕不及灌錄新專輯,於是唱片公司直接將我的香港唱片《私家歌》印製成錄音帶出售。」這盒錄音帶只在馬來西亞發行,唱片公司給他一盒作紀念,他保存至今。

 

Text:田佩芬

Photo:葉俊釗

Hairjean@aten studio

VenueTHE STADIUM(觀塘)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