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ruit.com.hk Recruit.com.hk
Home > Market News > Interview > 鄧小巧 沉溺.放下

鄧小巧 沉溺.放下

查看圖片
小巧說:「舞台是我跟大家距離最接近的時候,讓我能百分百感受到大家的情緒。」
查看圖片
將healing搬上舞台,音樂外,製作團隊將以視覺效果、氣味等舞台元素讓觀眾感受這次healing之旅。
查看圖片
隨著年紀增長,小巧體會到今日唔知聽日事的道理。「我不知道下一秒世界會變成怎樣,如果有得唱,就當最後一次演出,好好珍惜吧!」
查看圖片
瘦了一圈的小巧,積極地為演唱會作準備。「身體少一點負荷,狀態好一點,連表演姿態也好看點。」
1
2

喜歡歌手鄧小巧的作品,一曲一詞都在安撫心靈,讓人在無法逃離的殘酷現實環境下找到一個喘息空間,日子不再那麼難過,人們將這類音樂冠以「治癒系」之名,她也順利成章擔當起「治癒系歌手」之責。有責在身,實行將12月的演唱會命名為《My Healing Live》,告訴大家負面情緒之出現乃人生常態,別讓心靈留在谷底,少一點負擔,自然多一點能量。

 

Healing解作療癒。09年入行,15年推出第一首作品,從那一刻開始,小巧便跟healing一詞拉上關係。

 

療癒

小巧說:「自第1張專輯開始,大家就覺得我的歌對他們產生healing的功效,因而稱呼我為『治癒系歌手』。後來即使推出一些跟心靈題材完全無關的作品,大家依舊覺得有一種healing功效,就如藥材一樣。可能因為我的聲音給大家溫暖的感覺,樂迷們特別喜歡聽我唱一些溫暖的歌如《和好》、《雲吞》等,覺得我把聲令他們感到很舒服。」某程度上,她注定成為一位治癒系歌手。

 

由是,她乾脆用「My Healing Live」作為演唱會的主題。「今時今日,大眾需要一個喘息空間,或者一個放低內心或情緒毒素的機會。」

 

情緒

是的,現實生活很殘酷,有時過於在乎別人的目光,有時信心不足而自覺軟弱,也有時思想糾纏於不想失去自我又覺得跟社群格格不入的困擾……其實,或多或少,每個人都需要healing,更重要的是,每個人都不應介意被healing

 

小巧說:「近10年來,人們開始關注身心健康,以前大家對情緒病的印象較為負面,往往覺得一個人內心軟弱、處事能力不足才會有情緒病,事實不然。現在大家對負面情緒及情緒病的了解比以前多了,願意學習處理負面情緒,這是一個好現象。有人說在西方國家,每個人背後都有一個心理醫生,連心理醫生背後都有一個心理醫生,見心理醫生不等於自己患病,就如預防患傷風感冒一樣。」說得對,當內心積聚愈多負面情緒,情況就愈難解決。

 

當年參加《超級巨聲》入行,幾年下來苦無發展機會,5年後選擇離開電視台轉投Frenzi Music2年後終有機會推出首張專輯。在沒有唱歌機會的日子裡,她持續做了一些healing練習,釐清情緒來源,同時處理負面情緒,自我減壓。

 

她說:「那時我處理了很多人生課題,當然人生課題只會隨著年月而增加,不會有完結的一天,故此人要學會不斷地處理新的課題,皆因這是人生的常態。緊記,人要允許自己有難受及情緒低落的時候,但不要讓自己永遠停留在低谷處。」

 

me time

這次演唱會將為樂迷帶來一次療癒旅程,至於即將推出的新專輯內的幾首作品《精神餵飼》、《迂腐》、《香檳女狼》、《無神論》及《罪》,則會跟大家探討obsession(意即沉溺、沉迷)。

 

小巧說:「人總會沉溺於一些事或一些人,如打機、咖啡、藝術品、人際關係、前度……緊緊捉住而不能放手。坦白說,在家人及伴侶關係上,我對他們有很大的包容度,從來都不是一個容易放下的人,那就是我的obsession;然而面對其他人際關係的疏離以至物質生活不足等,我卻很容易接受及let it be。」

 

至於面對事業上的掙扎與矛盾時,她認為要有妥協也有堅持的時候。「在這個行業發展,有時必須接受有些情況是人力無法改變的,這時就要放下。不過當遇到一些處境,就要告訴自己不能妥協,尤其是抵觸個人價值觀的底線,必須堅守原則。」

 

Obsession總會對自己帶來不同程度的傷害,她會在能力範圍內善待自己,如在放假的晚上留在家中,燃點起蠟燭與香薰,舒適地欣賞一部電影,放下現實生活裡的煩憂,輕輕鬆鬆地享受一個完全屬於自己的me time

 

check少一點social media 活多一點平衡

自去年開始,小巧決定暫別社交媒體,暫停使用IG,沒有follow任何人,只用作發布工作消息,至今已接近兩年。「這種不再check social media的習慣令我享受到一個舒服的狀態,這段日子裡,我多了時間去欣賞電影、跟朋友相聚、甚至發呆,對我來說這是一個不錯的生活平衡方式。而且自年中開始,我戒掉睡前『碌手機』的習慣,變成看書或電影,這樣可避免帶著一些負能量入睡,影響睡眠質素。」

 

下一步就是戒掉睡醒後1小時內check訊息的習慣。「每天醒來都會發現有很多訊息,不過我在想,如果遲1小時回覆的話,這個世界應該不會變了樣吧,當然emergence call除外。我希望善用睡醒後的1小時好好享受早餐,令自己在舒服的狀態下開展新一天,內心少一點負擔。」所言非虛,筆者親身感受到那份久違了的安然。

 

Text : 田佩芬

PhotoJohnsonUnicorn Production

HairWing Wong@ The Attic

MakeupLeo Tam@ Annie G

Venue:高興Happinesssss Cafe(觀塘)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