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ruit.com.hk Recruit.com.hk
Home > Market News > Interview > 雷同二友 無中生有

雷同二友 無中生有

查看圖片
芊彤和芊蕾笑言二人看事情的角度不同,一個較為微觀,另一個傾向宏觀,可發掘出更多新事物來。
查看圖片
芊彤相信人力無限大,所有曲詞編監技巧都是自己摸索回來。
查看圖片
芊蕾說,自從加入新公司後,認識了音樂監製阿Bert,為作品重新編曲,更貼近她們的內心感受。
查看圖片
1
2

怎樣才稱得上熱愛一件事呢?

她說:我忍不住不做那件事。

她說:做那件事可以走進我的快樂空間。

她說:我會self-learning去做好那件事。

她說:就算無資源也阻不了我做那件事。

如內心沒有一份熱愛的話,根本說不出這番話。

她和她,是唱作組合雷同二友的姐姐謝芊彤和妹妹謝芊蕾。

那件事,正是創作。

 

RRecruit

彤:謝芊彤

蕾:謝芊蕾

 

創造快樂

雷同二友兩姊妹擅長用木吉他搭配不同小樂器和電子合成器來表演,不管音樂作品抑或二人的和諧和音,均會牽引大家的思緒走進一個幻想國度,在這個國度裡,有人輕鬆快樂地蹦蹦跳,也有人重拾堅強力量;梳理人們的情緒,就是音樂的使命。

 

R:你們是喜歡音樂還是喜歡創作呢?

彤:音樂是一個讓我表達想法及梳理情緒的channel,小時候學鋼琴,從不喜歡跟樂譜來彈,反而喜歡自創新曲,記得第一次寫歌就是讀中四、五時,當時沒有樂器在身,我用手機記下音樂再填詞,就是那麼簡單,創作不一定要有很多資源,只要將想法寫下來便可。

蕾:我讀設計出身,主要負責形象設計及video的美術工作,我們喜歡無中生有,創作最合適的形象來配合我們的音樂。

彤:最重要的是創造一個屬於我們的世界,內裡有音樂,也有天馬行空的故事,這是一個幻想世界,有如現實以外的快樂空間,所以我們不會說自己有幾愛音樂,反而會說喜歡為自己創造一個小世界。

 

R:首張專輯《Best Before》以home studio方式製作,想做就做是否你們的做人做事原則?

彤:無錯!我覺得想太多甚麼事也做不出來,變相停滯不前。即使今次效果不理想,下次就知道怎樣改善,那是我們當日製作《Best Before》的想法。當時我辭去全職工作,一心製作專輯,當今個月完成製作,下月重聽時又覺得有改善空間,最後足足花了1年時間來製作,令我體會到所有事都有一個期限,只要在期限之前做到最好便行。

 

不能不做

過去幾年,雷同二友努力地創作,在網上平台發表作品,如《媽媽,我壓力好大》、《Face It Don't Run》、《白雲會告訴我》、《等多一天》等。她們是熱衷self-learning的女生,所有音樂製作、剪片技巧都是自學得來,現在二人以freelance形式接job來維持收入,繼續創作音樂。

 

R:音樂的路是否很難行?

彤:我也不覺得音樂這條路特別難行,可能因為我們不為追求名利,只不過忍不住不做音樂不去創作,無論音樂是否職業選擇,我們都會一直創作,分別在於有計劃去做抑或隨心地做而已。

蕾:每個人都有不同技能,也可以透過學習掌握不同技能,因而無須限制事業發展的可能性,所以我們會主動地誠徵freelance job呀!

 

R:話說回來,姊妹合作始於何時何事呢?

蕾:大約10年前左右,我們第一次合作玩音樂,當時她參加網上歌唱比賽,去到某一個環節時,需要找一個人合唱,而我就在樓下(下格床),她便找我一起參賽,接著我們就開始一起唱歌、練習和音,一直到今天。

彤:我們以前其實不是太close,始終我讀中學時,她正在讀小學,大家沒有太多共同話題,所以之前沒想過會一起玩音樂。可是那次機緣巧合令我發現原來大家咁channel,然後我們就變得愈來愈friend了。

 

情緒代謝

雷同二友正在籌備8月底舉行的音樂會和新專輯,兩者均以Metabolism為名,意即代謝,她們覺得人的情緒就好比進食,在消化系統內把食物分解,再合成所需要的養分去維持生命。她們期望在音樂這個巨大的廣場中跟大家交換能量,將情緒轉換成養分,讓心靈好好成長。

 

R:為何想到Metabolism這個名字呢?

彤:我們的心靈每天不斷地吸收不同的情緒,有部分情緒是難以過濾,大家要主動去分析和梳理自己的情緒,我們相信心靈需要一個代謝的過程,而音樂就是一個分解情緒的渠道。

 

RMetabolism是你們的親身經歷嗎?

彤:是呀!過去兩年,我們遇到親人生病及離世的事,體會到一些情緒不可能在一時三刻消化過來。早年寫了一首《八芭啦笨爸》,當初寫這首歌想為這個城市帶來快樂,後來爺爺突然生病,入住隔離病房,病況一下子轉差,在他離世前的一夜,我們輪流在病房內跟他談天和唱《八芭啦笨爸》,令我體會到音樂可以在人們有需要時帶來安慰。就如起初為一家防止自殺機構寫了《等多一天》,有些人說因為聽到這首歌而放棄了結生命的念頭,原來音樂的力量如此大、如此奇妙。

蕾:一直以來,大家對我們的印象是開心和清新,其實我們也經歷過生老病死,跟大家一樣有過迷惘和不開心的時候,我們希望音樂會可為大家梳理情緒,渡過一個既有眼淚又有歡笑的晚上。

 

Text:田佩芬

Photo:葉俊釗

VenueNutshell Hong Kon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