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ruit.com.hk Recruit.com.hk
Home > Market News > Interview > 馮允謙 樂天暖男

馮允謙 樂天暖男

查看圖片
「作為唱作歌手一定要喜歡變化,我希望每張專輯都會帶來音樂上的驚喜。」
查看圖片
Jay的2020年願望是舉行第一次音樂會及參與不同種類的演藝工作,作多點嘗試
查看圖片
13歲那年,孖生細佬學了兩個月結他便失去興趣。人棄我取,Jay拿起結他學習自彈自唱,對音樂的熱愛至今沒減退。

專訪唱作歌手馮允謙(Jay)是件樂事,因他待人彬彬有禮,也因他珍惜每個訪問機會,更因他喜歡分享生活上的二三事,不管旅途上的體會,抑或與家人相處的點滴,叫人反思,也令人感到溫暖。是的,這是個有溫度的訪問。短休了一段日子,重新出發,1年間推出多首大熱作品,換了別人,定會擺出一副收復失地、意氣風發的模樣,不過,眼前這位暖男只是微笑地感恩,感恩過去種種經歷、感恩身邊有伴同行、感恩當下擁有的一切。正如前人所言,緊握拳頭,甚麼也得不到,張開雙手,能擁抱全世界。

 

闊別3年,推出新專輯《DETOUR》,解作繞道而行,用以形容Jay的遭遇,真的貼切不過。

 

重生

當年參加《超級巨聲3》後入行,幾年間推出好幾首hit歌,後因約滿計劃轉公司而被消失了一段日子,及至19年初再次發表作品,接連推出了《聲音導航》、《山旮旯》、《Full Moon Party》、《尋找白金漢》,還有最近派台的《愛斯基摩人之吻》,1張專輯包含多種音樂風格,有抒情、有funky、有R&B、有groovy等,完全是Jay Fung獨有的fusion music style,獲得行內外一致讚賞,稱得上重生。

 

自言曾擔心樂迷已經忘記了Jay Fung,慶幸從推出第一首歌開始,社交平台上的打氣及讚賞留言接踵而至,令Jay鬆了口氣。

 

他說:「加入了一個大家庭(新公司),又遇到一些出色的音樂人,感覺如重新開始,正如我的專輯名字 Detour,原本走在一條直路上,後來遇上了阻礙,不得不改道而行,兜兜轉轉,真的很感恩有機會再次出歌。」

 

明知歌手路難行,卻堅持到底,不單為了闖一番事業,更為了自我滿足。笑起來瞇起雙眼的他說:「我太愛唱歌了。小時候,媽媽經常為我們幾兄弟拍攝成長片段,我的片段大部分都是唱歌表演。唱歌是我最享受做的事,當見到別人享受聽我唱歌,我就會無比快樂。」

 

等待

在等待期裡,人生充滿迷失。

 

Jay說:「每天見到身邊的人返工放工,我只有不斷鞭策自己寫歌、學編曲,一定要keep住工作狀態,然而每次寫好一批歌卻不知道有沒有機會推出,我實在不知道應否繼續做下去。」

 

猶幸3年日子並沒有白過,因他不斷創作,有新專輯的作品,也有為其他歌手寫的曲,如符致逸的《值得放棄》、許廷鏗的《四書五經六竅七通》、李玟的《斷了》、田蕊妮的《最親》等。

 

他說:「我一直有個夢想,就是重新演繹過去寫給其他歌手的作品,甚至歌曲demo的英文版,特別是李玟的《斷了》和田蕊妮的《最親》。」

 

最親

原來,《最親》源自Jay對馮媽媽的真實感受。

 

在他心中,媽媽是個很堅強的女人,他們一家移民到加拿大後,爸爸為了生計要在香港及內地工作,二人長期分隔兩地。媽媽一個人在加拿大照顧他們3兄弟和,還要上班和處理家中大小事務,真的不容易。

 

他說:「現在我和細佬留在香港工作,搬到護老院生活,哥哥既要工作又要讀書,加上性格較文靜,很多時候都留在房間處理事情,我覺得媽媽經常孤單一人,令我感覺不太好。她努力把我養大,到我長大後就要離開,而她不管有多擔心都要放手讓我去追夢,每次想到那個畫面,我都很感動,於是寫了那首歌,想讓媽媽知道即使我不在她身邊,但我們永遠都是她的baby boys。」Jay和家人關係親密,即使分隔三地,但每天都會聯繫,第一時間掌握每個家庭成員的生活狀況。

 

感恩

Jay常說自己來自一個happy family,所以他一直能以正面態度面對生活。

 

許多人說童年的快樂來得容易,簡單一個玩具已令小孩子樂上半天,隨著年紀增長,人生閱歷豐富了,快樂卻不像以前那麼容易得到,曾幾何時,他因過於在意別人的看法而失去快樂。

 

他說:「過去有段時間,我很在意別人對我的觀感,如覺得我在這行發展了幾年也未有很大的成就等,但現在我不再在意,反而在意自我看法,只要每次表演得好,我就會感到很快樂。」

 

談到快樂課題,他急不及待跟筆者分享快樂就是感恩的想法。「我擁有的實在太多了,有家人、女朋友、事業、公司同事、粉絲等,他們對我都很好,特別是家人,人愈大,愈覺得物質比不上時間,我寧可花多點時間陪伴家人,如跟他們一起去旅行等,令彼此關係更加親密,雖說現在擁有的物質不多,但我卻比以前更快樂。」

 

Jay Fung’s Free Style

在迷失的日子裡,Jay窮遊星、馬、日、韓、台等地,為了散散心、透透氣,也為了尋找創作靈感,所以,《DETOUR》內紀錄了他在不同旅程上對人生及愛情的體會。

 

他說:「當迷失時,離開一下,到外地散心、跟當地人接觸,或許能真正得以放鬆。我本身有個習慣,除非工作需要,否則旅行時不會準備任何上網數據卡,待晚上回到酒店才回覆訊息,這樣才可以放下工作和煩憂,真真正正感受到那種free。」

 

之所以有這個習慣,全因一次體會。「以前,我會在社交平台上post一些生活及旅行chok相,後來想到自己身為唱作人,多少都對大眾有一些影響力,每post一張照片,背後都應該帶出一個正面訊息,就跟我的音樂一樣。」他笑言,當一個人願意放下手機,就能對工作多一點專注,那是件好事。

 

Text:田佩芬

JohnsonUnicorn Production

HairTim Chan@HAiR

MakeupMaggie Lee

Wardrobe#ithk

Venue:重慶劉一手火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