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ruit.com.hk Recruit.com.hk
Home > Market News > Interview > 髮現才能

髮現才能

查看圖片
聽障社企活髮社創辦人鄭毅敏(Amy)
查看圖片
Bella表示:「我們每天都會接觸很多顧客,始終這是一對一的服務,我們必須做到一絲不苟,才能令顧客覺得我們是專業的。」
查看圖片
Amy說:「回想起來,假如沒有過去兩段寄人籬下的經歷,我未必會堅持跳出來成立活髮社。」

創業,不容易,社企創業,更加難。
當大部分人都理所當然認為聽障人士主要從事粗活、
低收入及取諸社會時,
長大後才發現自己患有嚴重弱聽的鄭毅敏(Amy),
銳意打破「宿命」,相信聽障群體有能力貢獻社會,於是成立聽障社企─活髮社,培訓聽障人士成為專業養髮師。
從一個念頭開始,堅持了10個年頭,讓聽障者自力更生,掌握命運,
同時讓健聽者重新認識聽障群體,和諧相處。

R:Recruit
A:Amy

接受聽障
聽障有先生性,也有後天造成,屬先天性聽障的Amy卻在長大後才發現,縱使童年時總是聽不清楚細微聲音,別人覺得她很「蠢」,她卻認為跟別人無異,只是聽覺不太靈光而已,正如她說:「就如我沒有戴眼鏡就看不清楚眼前事物,但不表示我是盲人,所以我從沒有聽障這個概念。」

R:為何你會在30歲才發現自己患有嚴重弱聽呢?
A:那年陪女兒去接受聽力測試,專家說女兒無事,反而我的聽力不太好,檢查後發現我因先天性缺乏高音頻神經而患有嚴重弱聽,要佩戴助聽耳機,後來接受了言語治療,再發現原來我一直聽不到"s"音,聽不到自然說不出來,以致從小到大說話都欠缺"s"音。
R:接受自己是聽障人士是否很困難?
A:起初我真的接受不到,很抗拒戴耳機,後來學手語,到聽障機構做義工教手語,發現社會對聽障人士接納程度比我想像中高,當知道你有聽障後,自然會遷就你。有時候,大家只是對聽障人士認識不多,不懂得如何跟他們溝通及相處,並不是歧視,愈了解情況,我就愈能接受聽障這個情況。
R:以前你可聽到60分貝(等於人們平常交談的音量),現在聽到90分貝(等於有狗隻近距離吠叫的音量)的聲音,擔心有朝一天,聽力會完全消失嗎?
A:當時我急不及待去學手語,就是因為擔心終有天再聽不到聲音,到時起碼可用手語跟人溝通。現在我很著重養生,希望可減慢聽力消失的速度。不過,我始終是先天性弱聽,終有天聽力會完全消失。

障礙重重
做義工時,Amy發現不少年輕又有能力的聽障人士找不到工作,有工作的又做不長,認為聽障人士可為社會作出貢獻。2010年,她決定成立社企,學習韓國養髮技術,又獨自到印度取經,學成歸來培訓聽障人士成為養髮師,滿腔熱血,卻換來接二連三的打擊。
R:2012年,你們跟美容公司一起籌備養髮社企,累積了很多熟客,為何最終不成功呢?
A:當時我們為了申請政府的「伙伴倡自強」及「創業展才能」的基金資助而奮鬥,努力工作之餘,每天早上5時起床參加行業組織的早餐會,介紹養髮業務,2年間累積了500多個顧客,還於2014年獲紫荊青年商會頒發「傑出同心圓表表者」、「傑出同心圓企業」、「傑出同心圓措施」3個獎項,但美容公司卻突然宣布賣盤消息,當下真的不知所措,只有相擁而哭。
R:後來在顧客介紹下,你們獲得中環一間高級salon聘請,能夠繼續做養髮,顧客蜂擁而至,為何最後選擇離開呢?
A:當時salon有8成以上都是做養髮的顧客,然而salon不認識何謂社企,更不讓我們提及社企,想到只能寄人籬下,連招牌和Facebook介紹也沒有,工作1年多後,我決定離開,在佐敦區開設第一間活髮社,打正旗號做聽障社企。
R:由2016年7月成立至今,活髮社相繼在香港各區開設了5間分店,你覺得成功原因是甚麼?
A:對外,養髮技術是通過中藥研調而成的療程來為顧客改善頭皮組織,促進細胞健康,對潔淨頭皮毛囊、防脫生髮、止敏感及痕癢、去頭油皮屑等很有幫助,更可為因化療而脫髮的顧客解決脫髮問題,這種天然護髮療程很受歡迎。對內,我們由聽障人士Julia擔任總監,管理所有分店的聽障及健聽人士,當同事溝通上出現問題時,她從中調停,令健聽人士多一點了解聽障人士的想法及做事模式,減少誤會,令團隊運作得很順利。

相處要耐性
不少健聽人士覺得跟聽障人士相處很困難,不知從何入手,Amy建議:「大家只要給聽障人士多點耐性、理解及尊重他們便可以,即使大家不懂得手語,也可以日常基本手勢或動作來跟他們溝通,實在不須擔心。」她不時帶領員工參加義剪服務,讓健聽人士多點了解聽障群體。


店長:為自力更生而高興
自2018年加入活髮社,現為佐敦店店長的裴寶娟(Bella)直言聽障人士求職就業困難重重。「最大問題是人際溝通困難,由於手語的表達並沒有言語表達那麼仔細,加上手語又沒有統一的標準,別人說話解釋只需5分鐘,我們卻要花上1、2小時來做手語解釋。所以不論跟健聽或聽障人士相處都很容易產生誤會,以致工作不愉快,頻頻轉工。」
由零開始,學習洗抹及養髮技術,憑著專業技術及親切態度累積了不少熟客,而且跟同為聽障的同事合作,慢慢建立起默契,工作穩定,自力更生,令她感到很高興。她以手語表示:「以前想到一家大小去旅行,定必花費很多,因收入不穩而不敢多想,現在工作及收入穩定,每年都可帶2個兒子出外旅遊,過正常人的生活。」

撰文:田佩芬
攝影:葉俊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