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ruit.com.hk
Home > Market News > Interview > 山度士 一生奉獻足球事業

山度士 一生奉獻足球事業

查看圖片
不是波牛 山度士,英文全名Leslie George Santos,已婚,育有一女,父親A.G. Santos曾是香港奧運足球隊成員。他擁有葡萄牙及英國血統,擅打中場位置,83年加盟南華青年軍,憑藉出色球技協助南華取得多項主要錦標,並三度獲得「傑出運動員」、兩度獲得「香港足球先生」獎項;99年轉投晨曦,00年在「世紀香港球星選舉」中獲選為「千禧香港球星」,02年告別足球員生涯後考獲C級教練證書,並於晨曦執教,又到澳門任教青年軍,其後開辦山度士足球訓練學校,去年當選「最佳教練」殊榮。
查看圖片
每天上課,山Sir都安排教練負責訓練不同組別的學生,而他就會「四圍走」,保證每組學生都得到他的指點。
每屆世界盃總會帶來一個有趣的現象:不管是不是球迷,都會欣賞一兩場賽事,也叫得出像美斯、C朗、卡卡等球星名字。其實,在每個足球運動的國度裡,球星早已成為賽事的焦點,就像八、九十年代,香港足球運動處於盛世之時,賽事場場座無虛設,球迷熱捧的球星有李健和、歐偉倫、譚兆偉,還有在場上屢創驚喜的「鎖匙人」山度士,是「足球先生」、「千禧球星」,也是「最佳教練」,一個個美譽不單止讚賞他在球場上踢法靈活多變,也讚揚他對足球運動的熱愛和堅持。對此,他毫不猶豫地說:「足球是我的第一生命!」

世界盃開鑼了,現在人人稱為山Sir的山度士分析最新局勢:西班牙、巴西、阿根廷是大熱,而主辦國南非都不可忽視,不過擁有葡萄牙血統的他,真心要捧的是葡萄牙國家隊,雖然不是大熱球隊,自問真心喜歡,就會捧場到底,正如他愛踢波,經過受傷手術長休,都要堅持踢下去,自強不息的態度實屬球星所有。

足球為善
從10多歲開始,山Sir的事業就離不開足球,自83年加盟南華青年軍,到02年告別球場,其後出任晨曦教練,到現在當上山度士足球訓練學校的技術總監,對足球的情意結,只因足球為他的人生帶來了成就、名譽,以至一切。05年,他與朋友創辦足球學校,為孩子和年輕人提供技術訓練,也帶他們參與義工服務。「學生在家裡從不肯幫忙做家務,但當他們和我在一起時,就願意為長者進行家居清潔,這一代孩子嬌生慣養,成熟得很快,我們要讓他們多接觸社會和群體。」當了父親的他,對孩子成長愈來愈有研究。

為進一步回饋社會,學校與非牟利機構合作,為一群來自低收入家庭的孩子和年輕人提供長期足球技術訓練,並提供免費球衣等支援,目前在校內數百名學生中,有近半數都是接受免費訓練的學生。

為學生兩袖清風
足球學校早前與英國球會車路士合作,他與朋友投資400多萬元,左爭右取2年,終在樂富一個停車場天台上興建專為學生訓練及比賽而設的藍色人造草地球場,別人以為山Sir已經賺大錢,然而有數可計,別說賺錢,就連收支平衡都難做到。

「學校每月有十多萬元收入,但我們要支付教練費,坊間機構的教練費一般是百多元一堂,而我們就給500至600元一堂,以表對教練的尊重,加上場地及設施裝備的保養,再加上免費訓練班,及參與義務工作的開支等,這是一筆不少的數目,別人說我們賺大錢,坦白說,如果想賺錢的話,倒不如當保險經紀,早前朋友幫我報稅,都驚訝於我收入不多,現在我月入萬多元,沒錢買樓,不過這分工作令我有莫大滿足感。」兩袖清風,但見一個個穿上車路士球衣神氣飛揚的學生,他笑著說:「可否賺大錢,我真的沒所謂!」
這個藍色的訓練基地,面積比筆者預期中廣闊,同一時間可以容納4組學生一起練習,年底他會安排有潛質的學生到英國車路士比賽,從頭到尾,都是為學生爭取好機會。

終極目標培育新血
別人常以「波牛」來形容足球員,認定他們橫衝直撞,不會思考。不過眼前的山Sir踢波時已屬思考型球員,到手執教鞭,也不停地為個人、學生、家長而思索。當年身兼晨曦及足球學校兩份教職的他,因周末周日都要帶隊出戰甲組聯賽,無法親身教學生,家長或多或少有點不滿。魚與熊掌,不可兼得,去年他終放棄晨曦教練工作,全情投入經營足球學校。

記得退休前的球季,他協助晨曦捧走聯賽盃,這成為足球圈人人所樂道的一役,以往為球會出謀獻策,現在主力訓練一張張「白紙」,問他可會覺得工作滿足感大減,豈料他的反應如此大,叫起來:「當然不是啦!」甲組球員本身已掌握一定技術,教練的角色主要是保持球員水準及比賽戰術布陣,然而在足球學校裡,能將學生由不懂踢波教到懂得踢波,進而教到踢得愈來愈好,這個過程令他所獲得的滿足感更大。

說到終極目標,他說最想為香港甲組球會培訓新血,振興香港足球壇。

球壇困局
「香港足球運動水準每況愈下,只因愈來愈少具潛質的年輕球員願意以足球為職業所致。」時勢所趨,即使山Sir在足球圈有良好的人脈網絡,有信心安排學生到知名球會接受訓練,又有機會加入香港隊,可是本地足球員薪酬偏低,球賽也沒有贊助商,著眼於孩子前途的家長,幾乎百分百不願意讓他們當上職業球員,青黃不接,成為香港足球壇的一大困局。

「家長的想法是對的,大家都希望孩子他日成為醫生、博士等,但是如果孩子很有足球天分的話,希望家長可以給孩子試一下,學業與運動不一定不能同時兼顧,我有幾個學生,學業及踢波表現都很好,只要好好分配時間,就能做得到。」幾年來,他做了許多家長輔導工作。

教香港隊月入六百!
在足球壇打滾接近30年,山Sir見證著球壇由盛轉衰的過程,他不諱言要拯救球壇,足總(香港足球總會)必須來一次大改革。「香港足球壇的運作很特殊,香港隊成員大部分來自同一個球會,球會可以不讓球員代表香港參賽,這導致香港隊成員不穩定,成績時好時壞,所以足總必須要求球會派出入選的球員為賽事上陣,除非球員受傷,否則就要扣除甲組聯賽的得分作為懲罰。」

此外,他認為足總更要知人善任。「早幾年,足總請我教香港隊,每月3堂,每堂教練費200元,即是說每個月只有600元收入,但他們卻以年薪數十萬元來聘請外籍教練,卻教不出好成績來。足總不以合理的薪酬聘請本地退休球員當教練,我真的不明白箇中原因。」

要振興足球運動,足總和政府都有責任。「以前,我、李健和、歐偉倫等從小晉身體院(香港體育學院)受訓,現在體院已沒有培訓青年軍,孩子想學踢波,只有參加私人足球學校,所以政府必須為球會及足球員做多一些,給他們多些支援來提升球員薪酬及聘請多些有質素的外援來港等,球員薪酬低,他們需要做兼職幫補生計,同時有可能迫使有些球員走上『打假波』之路,既然大家都在倡議最低工資,我都認為球員都應該有合理的工資。」愈講愈氣憤,所謂愛之深,恨之切。

種種因素影響下,對於香港足球壇的前景,他也不甚樂觀,問他可會鼓勵年輕人當職業足球員時,向來對答滔滔不絕的他靜了下來,凝望著遠方,笑一笑再說:「這個問題很難答,可不可以選擇不答呢?當然,我希望本地球場上有多些球星出現,吸引更多球迷捧場,可是大家都要考慮前途問題,如果喜歡踢波,就專注踢波,視作一項運動就是。」

足球是第一生命
眼見山Sir腿上留下大大小小多個手術後的疤痕,經歷過多個低潮,都能從一個個低谷爬起來,山Sir說尤幸自己性格樂觀。「受傷就受傷,也沒有辦法,當年我斷了十字帶,停賽兩年,為了再次踢波,我到處尋求療傷方法,最後到荷蘭接受手術,膝患得以根治,及後我就努力地練習,再次踏上球場,一直以來,我一刻都沒有想過放棄。」

當年因踢波而被父親打罵,到後來讓父親引以為榮,他說總算繼承了父親的衣缽。還記得13歲時,他曾對父親說:「我一定會踢到成為香港最叻那個球員。」他真的做得到。問他當年為何那麼有信心對父親許下那個諾言,他連一秒也沒有多想就答:「無他,我從不怕辛苦,也不會放棄足球,足球就是我的第一生命。」此刻,他想起了一句老掉牙的格言:「只要有恆心,鐵柱磨成針。」球技、不屈不撓的態度,都是憑著恆心磨練得來的,這位香港人心目中的球星願與各位年輕人互勉。

Top